心系群众 情润齐鲁---追忆革命老人王任之

作者:曹振坤   山东省临沂市人大常委会老干部工作处    日期:2014-03-31 11:55:00
 
 

\

资料图片

 

——— 追忆革命老人王任之

《临沂日报》记者张庆华 通讯员 曹振坤

 

    任之同志是我的良师益友,几十年来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宝贵的东西,他是我终生学习的榜样,我永远敬重他、怀念他!               -------张全景
   

    2014年1月13日,97岁的他走了。

 

    他奋斗了一辈子,在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他不畏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为共和国的建立做出了不懈努力;在新中国诞生后的和平岁月,他长期担任地方主要领导职务,带领广大干部群众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为地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付出了大量心血。

 

    他,就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原中共临沂地委副书记、地区行政公署专员王任之同志。

 

    长者已逝,风范长存。深情追忆这位革命老人,探寻老人生前的革命足迹,那些远去的往事涌现在眼前。面对王任之丰富的人生,再多的文字也不能诠释他的全部。谨在此截取其人生历程中的几个节点,来展现老人平凡而伟大的一生,感受他为党和人民事业终生奉献的可贵精神、毕生与人民群众同甘苦共患难的优良作风。

 

    ■出沂蒙,胸怀家国赴延安

 

    在陕甘宁边区的田野里,可以自由地走、纵情地唱,一路高唱着抗日歌曲到了陕北公学分校驻地看花宫,受到了学校工作人员的热情接待,激动的心情实在难以言表。现在回忆起来,那最初踏上边区喜悦的心情,使我终生难忘。

——— 摘自王任之《奔赴延安》

 

    王任之的一生,如同一本厚重的书,每一个章节、每一段文字都流淌着这位老革命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翻开书的每一页,老人一生的传奇经历就像一个个音符跳跃起来。


    他是农民的儿子,少时跟父亲闯关东,逃过荒、要过饭,目睹了满目疮痍的祖国大地和饱受磨难的贫苦农民的凄凉与悲戚,内心备受煎熬。1932年,年仅14岁的他在板泉完小读书,结识了恩师、中共临郯县委副书记刘谐和,在他的启蒙教育下,王任之读了许多进步书籍。1932年12月,不满15岁的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板泉第一任支部书记。1933年春,组织党员到民众中去,散发、张贴《告鲁南同胞书》等标语,对配合苍山暴动起到了积极作用。苍山暴动失败后,临郯县委遭到严重破坏,板泉支部与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但支部仍坚持党的活动,至1937年6月底,支部党员发展到33名。


    抗日战争爆发后,胸怀家国天下的他决心奔赴延安寻求真理。1937年11月,王任之一行5人从临沂出发,中途结识了山东联合中学20余人,与韦统泰(昆明军区原副司令员)一起,带领大家一路上组织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冲破土匪横行、国民党军队盘查等重重险阻,终于在1938年8月到达了陕甘宁边区。


    延安的学习工作生活再次锤炼了王任之的革命意志,为他在沂蒙根据地成功开展一系列抗日运动奠定了基础。


    1939年底,已在抗大毕业并任区队长的王任之随抗大第一分校由晋入鲁,在沂蒙根据地一带广泛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救亡组织。1940年冬,他在莒南县渊子崖村组织发动群众工作,发展了10多名党员,为全国闻名的渊子崖村抗日保卫战奠定了基础。渊子崖村自卫战后,在延安《解放日报》上,毛主席高度评价该村是“村自卫战的典范”。滨海专署授予该村“抗日楷模村”的光荣称号,渊子崖也被誉为“中华抗日第一村”。


    1941年春,王任之奉命来到鲁东南历史文化名镇大店,在周围几十个村子建立起党的地下党组织,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动员青壮年参加自卫队、八路军。1941年冬,王任之参加了山东抗战史上空前壮烈的一次战斗——— 大青山突围战,与战友们一起舍生忘死、浴血奋战,成功保卫了山东省党政军机关。1942年春,王任之二进大店。按照刘少奇同志的指示,带领抗大民运工作团有关同志、抗大部分政治教员和山东分局调研室部分同志,在莒南县大店区发动群众,深入开展“减租减息、增加雇工工资”运动。之后,王任之留任大店区委书记。成立了沭东大队,下辖三个连,村村建立了党组织和农救会、妇救会、青救会等抗日团体,筑起了群众基础雄厚的“钢铁长城”,当时大店被誉为山东的“小延安”,为1945年8月13日在这里建立山东省政府奠定了牢固的群众基础。


     ■重调研,黄河两岸惠民生


    1959年到1960年,全省农村普遍缺粮断炊,闹粮食饥荒,甚至出现饿死人的情况。而历城县广大群众都能吃粗吃饱,没饿死一个人,历城县的群众对这件事很满意。
                  ——— 摘自王任之《忆革命伴侣薛石》


    1949年夏秋之际,黄河发生特大洪水,水位离坝顶只有几十公分,下游区域几十万人口生命财产岌岌可危。
   “那时,王任之任惠济县委书记。为了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他带领军民抗洪抢险,连续46天吃住在大堤上,确保了因战乱而失修的黄河大堤安全度险。”王龙恩(时任惠济县公安局长)老人回忆道。后来在劳模评选中,大家一致评王任之为特等功臣时,他却将此荣誉让给了一位老河工。


    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当时,山东省委确定历城为互助合作基点县,作为省委探索经验的样板,在全省推广经验。1957年7月,王任之从山东省委农村工作部调任中共山东省委基点县历城县任县委书记。


    “他这个人,工作很执着,也特别关心生活困难的群众、同志。在他从历城调往惠民工作后,每次来省里开会,他都带着自己节省下来的粮票、钱等,拐个弯来历城看望他挂念的困难干部、群众。”原山东省出版局局长,时任历城县委副书记的杜秀明打开了50多年前的记忆。在历城工作期间,他深入基层搞调研,整山治水,带领群众修建了37座大中小型水库,总库容达4亿多立方米,大大改善了农业生产的耕作条件和水浇条件,粮食连年丰收。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他坚决抵制高估产、高征购,保证了历城县100多万人口的吃饭问题,全县没饿死一个人,期间毛泽东主席两年三次到历城视察。1961年他离开历城去惠民地区工作时,许多历城群众自发地聚集在黄河岸边依依不舍地为他送行,不少群众热泪盈眶。


    1961年,王任之任惠民地区地委副书记,分管农业。提起王任之,滨州市滨城区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人们至今满怀感激、念念不忘。上世纪60年代,20来岁的蔺利园是郑王公社的文书,蔺贞利是生产队队长。在他们的记忆里:这个地委副书记很特别,来到公社从不坐办公室,白天总是往地里跑,夜里开会到半夜才简单地吃晚饭。


    曾几何时,惠民地区满地碱花,“春天白茫茫,夏天水汪汪”。即便农民辛勤播种,收成却是寥寥无几。这一切,因为王任之的到来而逐步改变。


     “要不是王书记带领大家搞深沟大台田,老百姓很难吃上饭,只好到处逃荒要饭……”诉说当年,年逾八旬的王道风(时任地委机要科长)老人情绪激动,几度哽咽。


     据王道风回忆,惠民地区连年受灾。他来做的第一件事是搞生产自救,带领群众吃住在沾化洼,收割芦苇,换钱买粮,一住就是多天。司机对此既有意见又心疼,意见是他不按时吃饭,心疼的是他身体不好,时常胃疼,腰间总是缠着一个热水袋。第二件事,他与水利专家王荣恩跑遍了惠民地区的边边角角,查找造成土地严重碱化农作物低产的原因,寻找治理解决的办法。


    1962年春,王任之把滨县郑王公社作为自己的基层联系点。当时公社驻地西北方向有一处废弃多年的盐碱地,大约有上千亩,他动员群众将此处作为试验田,挖深沟渗碱,浅渠灌溉,修筑台田。治理平整后的土地增厚30公分,建起了台田,达到涝能排、旱能浇,这片废弃的盐碱地当年就喜获丰收。第二年,他进一步在滨县南部选择了数万亩盐碱地继续试验,实施沟、林、渠、路配套的滨南深沟大台田农业河网工程,当年就实现了粮食大丰收,试验成功后迅速在惠民地区全面推开。


    而今,王任之倾尽热情付诸努力的那些沟沟渠渠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在滨城区杨柳雪镇杨柳雪村西侧、怀周祠旁,我们看到了当年开挖的深沟,主要作用是引黄河水压碱、防洪排涝,东西走向的条渠主要作用是灌溉。全村闯出了一条盐碱地上夺粮棉高产之路,收获的季节里棉田状如雪海,在全国引起轰动。杨柳雪村因此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批示,被誉为“全国棉区的一面红旗”。王任之曾陪同阿尔巴尼亚农业专家到现场参观,国际友人对此赞不绝口。


    杨柳雪村现任村党支部书记杨秉廉指着村旁的这些沟渠难掩激动之情:上世纪杨柳雪村能成为全国的典型,这与当年王书记倡导的开挖深沟大台田工程密不可分……


    ■归沂蒙,甘为群众谋福祉


    今日我回到了生我育我的这片热土上,又分管农村工作,应当想方设法让老百姓住上好房子,安居乐业。
                  ——— 摘自王任之《绿色银行遍沂蒙》


    1974年,王任之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担任临沂地委副书记、地区行署专员。在临沂,他用两年多的时间走遍了沂蒙大地的山山水水,亲眼看到沂蒙人民在“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厉家寨是一个好例”的精神鼓舞下,修建了许多大、中、小型水库,平原地区实行了稻改,生产生活条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也还有一片片荒山秃岭生产条件差,尤其是沂、沭河之间长虹岭区域的人民群众还过着贫困的生活。这里的丘陵涝洼地占78%,既怕涝又怕旱,是沂蒙农业的“赘脚片”。王任之触景生情,内心感到不安,他充满深情地说:“在战争年代,沂蒙山人民群众用鲜血与乳汁喂养着革命,用小车把革命推过长江。今天,要让这里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让这旧山河改变模样。”


     一个大的构想在王任之的心中涌动:改造长虹岭,富裕一方百姓。1976年春,在地委常委会上他提出了治理长虹岭的建议,得到领导班子的一致同意,随即成立了“长虹岭会战指挥部”,由王任之具体指挥,制订出了科学的总体规划:岭下整园田,岭坡建梯田,岭顶建果园,地整到哪里,水通到哪里,路修到哪里,树栽到哪里,做到山、水、林、田、路综合治理。


    这是一个特大型的山、水、林、田、路综合治理工程,贯穿临沂地区南北,涉及五六个县的一百多个公社、几百万亩土地。对于长虹岭工程会战,现已83岁高龄的原临沂地区土地管理局局长宁洪印记忆犹新:6县合力,40万人上阵,到处红旗招展、炮声轰鸣。当时机械化水平低,全凭劳力战山斗地,连续大干4年后,长虹岭一带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会战长虹岭的战绩已载入了史册。1980年9月长虹岭会战指挥部向地委、行署的报告中,有这样惊人的数字:整地改土128万亩,修建各项水利工程和建筑物配套4100项,修建乡村道路、机耕生产路4600条,造林42000亩……


    经过山、水、林、田、路的综合治理,长虹岭的自然面貌和生产条件有了很大改变。过去的“和尚头”、“猪头脸”、“茅草荒”,变成了田成方、渠成网、道成线、树成行的新景观。粮食产量比治理前增长了42%,花生产量增长104%,农林牧副渔总收入增长45%,老百姓收入增加了,对国家的贡献也大了,陆续过上了幸福生活。


    另一件载入史册的利民大事就是杨树速生丰产林。王任之在日记中写道:沂蒙山区属森林植被稀少地区,原有的树木就不多。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遭到了严重损坏,建国初期森林覆盖率仅占1.6%。建国后,植树造林虽有了较快发展,但多是小穴状,“一镢松”、“一镢槐”等粗放式造林,生长周期很慢,河滩边栽的杨树成为“小老头树”,老百姓说:“过去栽杨插个条,树高一年长一寸,十年长成推磨棍”。


     “怎么栽树”成了王任之挂念的事。在平邑县沂河国营林场,他发现了一种优良的杨树种,四五年即可成材。1976年,王任之首先在莒县于家店子“像种庄稼一样来种树”,搞了50亩地作为试验,获得成功,后来莒县的杨树速丰产林种到了10万亩。农民靠栽树使生活好了起来,民间流传着“废地营造速生杨,盖屋有了檩棒梁,剩余木材易砖瓦,草舍变成新瓦房”的新村赞。临沂地区和莒县成为国家林业部杨树速生丰产林样板。


    好戏连台唱不完,栽树栽出“绿色银行”。王任之对全区不同类型的52个乡镇进行追踪调查,有468个村利用丰产林收入建起扬水站、修渠、架电,扩大水浇地23万多亩;众多乡村利用这笔钱修路、建桥、建校舍、办幼儿园和敬老院等,并催生出一批乡镇企业。群众高兴地说:丰产林是“无烟工厂”,是“一本万利的绿色银行”。1983年3月18日《人民日报》报道称:“像种庄稼一样种树”,“一年等于二十年”。


     “多年来,每当下乡时,总想多看一看大道旁的杨树,乐意到丰产林区走一走。进入那遮天蔽日的树林,听林涛清新悦耳,顿觉心旷神怡,流连忘返……”王任之日记中的这段话,充分体现出老人对“树”的一片深情。


     ■离而不休,拳拳赤子未了情

 

    党给我的职务,到了年龄应当退下来,让青年人接班,但是共产党员不能离休,因为共产党员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还应当继续为群众办点实事。
                                       ——— 王任之


    王任之是个闲不住的人。离休后,他组织成立了沂蒙银杏协会,积极引导老百姓种植银杏树,扶持银杏产业发展,银杏树成为临沂市的市树;每年从银杏协会经费中拿出一定资金扶贫帮困、捐资助学;他把个人的部分工资无私捐献给贫苦群众,从事“造福子孙后代”的银杏工程;积极支持成立了临沂孝文化研究会,在全市大力弘扬孝文化,凝聚社会正能量。


    “做这些没什么,看着老百姓能得到实实在在的实惠,我就比什么都高兴。”2011年,在谈起成立银杏协会的初衷时,他道出了自己纯朴的想法。他说:“共产党人就要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应继续发挥余热,抓紧再抓紧,使光阴不白白过去,尽量多为人民办点好事,这样心里才觉得踏实。”正是这项老人为之奋斗却不愿过多提起的事业,为群众的脱贫致富插上了翅膀。据不完全统计,仅卖银杏叶一项,贫困群众就受益5000余万元。


    由于经常前往罗庄区东高都村和莒南小古庄村、徐贺村等银杏种植基地,他与当地百姓建立起深厚感情,不管谁家有困难他都会无私帮助。他经常对身边工作人员说:他最看不得老百姓受苦。多年前,东高都村孙学善因煤气中毒面临生命危险,因家贫无钱住院。他得知此事后,赶紧拿出一万余元送到医院,帮孙学善闯过这夺命之劫。“多亏王老对我们一家的帮助!”如今孙学善的妻子每每想起这段往事,总是止不住感激的泪水。


    2006年,他得悉有些贫困学子考上大学没钱上,一种关爱下一代健康成长、决不能让他们在人生历程上掉队的心情促使这位耄耋老人慷慨解囊。“您是我心中的那棵高大不倒的树!”这是被资助学生孙承昊的肺腑之言。2010年,临沭县大兴镇孙承昊拿到了四川农业大学录取通知书,在苦无学费情况下,得到了王任之的热情资助,两人成了忘年交。截至2013年,累计捐款60多万元,受王任之资助的大学生有120多名。他成为我市目前最持久的捐助人。


    他逝世后,临沂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第一副主任,临沂市关工委主任朱绍阳专门题写了“出沂蒙赴延安红军战士追随马列一生矢志不移 从陕晋到齐鲁人民公仆服务大众老年信念更坚”的挽联,是对老人一生最好的写照。


    王任之晚年在回顾自己的革命生涯时,曾多次饱含深情地提到毛泽东主席说过的“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他说他每到一个地方,就是按照毛泽东主席的指示去办的。在8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在中国共产党的指引下,他脚踏实地、情润齐鲁,带着感情毕生践行党的群众路线,谱写了光辉灿烂的人生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