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桑榆情 >知识 >轶闻掌故 > 正文

茅盾毕生纠结于“脱党”隐痛

作者:李洁非       日期:2013-01-17 15:13:17
    茅盾有一个毕生的隐痛。
    1920年7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创建,发起人中没有茅盾。不过他很快就在10月份由李汉俊介绍加入了小组,并且翌年7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时,自然成为第一批党员。
\

毛泽东主席与周扬、茅盾、郭沫若

    “文革”后,胡乔木代表中央请茅盾写回忆录,说:“中央讨论时,陈云同志特别提到您,说建党初期的历史,除了您恐怕已没有几个人知道了。”以此之故,茅盾在《我走过的道路》一书中对所亲历的革命政治生涯,记叙甚细。尤其应该一提,毛泽东出任国民党中宣部代理部长时,茅盾任该部秘书,毛泽东这样对他说:“部长之下就是秘书。”
    1927年,国共合作的大革命形势急转直下,汪精卫翻脸的迹象愈显。茅盾未雨绸缪,于政变前一周的7月8日辞去《汉口国民日报》总主笔,同社长毛泽民一起转入“地下”。隐蔽半月,他得到指令:拿着一张二千元支票,去九江见某人。到了九江接头地点某小店,见两个人坐在那里,一是董必武,一是谭平山。董告诉他“你的目的地是南昌”,并要他继续带着那张支票。我们知道,数天后,南昌就发生了“八一起义”,茅盾的使命显然与此有关。但当他去买火车票时,却发现停售。这时他听人说,可以先到牯岭,从牯岭翻山下去即到南昌。就这样,茅盾上了山。上山后,“突然患了腹泻,来势凶猛”。“三五日内尚不能行动”,“又躺了三四天”方能起床“稍微走动”。这时,他遇见曾在汉口国民党中央党部海外部任职的范志超。范告诉他8月1日南昌发生了暴动,“现在南昌是叶挺、贺龙的部队占着,情况不明”。范志超提到,过一段时间她就要回上海。茅盾说他“也要回上海”。于是约定“一路走”。8月中旬,范志超托人买来船票。船到镇江前,茅盾心生一计,“考虑到在上海码头上容易碰到人,不如在镇江下船,再换乘火车”。他把行李托给范志超,自己上了岸。刚下了码头,便遇军警搜查,那张支票被发现。茅盾“急中生智,低声对军警说,这东西我不要了,就送给你吧。那个军警迟疑了一下,就把支票塞进口袋里,让我走了”。
八十高龄的茅盾写这一段时,一些关节处语焉不详。现在,我们不知道他怎样放弃了使命,在他对范志超说出“我也要回上海”这句话之前,存在太多的空白。
    茅盾有这么一段自陈:自从离开家庭进入社会以来,我逐渐养成了这样一种习惯……这就是当形势突变时,我往往停下来思考,而不像有些人那样紧紧跟上。他所谓“停下来”,即是:一遇乱局,总是头脑反而一下冷静下来,本能地选择置身事外,驻足观察,以辨明事态,同时反思自我。
    1927年,他“停下来”。然而,这一停却失去了党籍,中共历史上第一批党员的身份戛然而止。直到临终的时刻,在过去50年当中,茅盾曾两次请求回到组织,都没有如愿。
    当年跟茅盾有着类似经历的郭沫若,1958年却在未写入党申请书的情况下重新入党。韦韬回忆,杨之华和张琴秋来看望茅盾夫妇,“郑重”提出:“当前许多高级知识分子像郭沫若、李四光、钱学森都纷纷入了党,你何不也趁此时机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呢?”茅盾这样回答了她们:“过去几十年我都在党的领导下工作,现在又何必非要这个形式不可呢?”茅盾以“形式”论之,貌似孤高超然,其实是一种遮饰,以掩盖内心的无望。
    终于,到了弥留之际。他再也放不下这未了的心愿。他口述了给党中央的一封信:如蒙追认为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这将是我一生的最大荣耀。
    他示意亲属,在他去世前这封信不要发出。难道他不希望亲耳获悉党籍得到恢复么?当然不是,这显然另有原因。1981年3月31日,中共中央做出为他恢复党籍的决定,“党龄从1921年算起”。那是茅盾去世后的第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