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桑榆情 >家庭 >治家理财 > 正文

拍拖绝对是一个阶级问题

作者: 大兔   据本网综合整理    日期:2015-10-08 10:56:46

她家境小康收入尚好,虽不算一掷千金,但总算衣食无忧。他是典型凤凰男,生活节俭,哪怕收入微薄,也要补贴家用。她们不理父母反对,不管经济地位差异,终于在一起了。

但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她希望像普通的情侣一样,平时拍拖可以手牵手看看电影吃吃牛排。他当然也想尽力陪伴,却无奈囊中羞涩又不好意思言明。

她向闺蜜倾诉,她不介意吃饭逛街娱乐自己埋单,却又怕伤害他的“男人自尊”。AA制吧,他微薄的可支配收入也是承担不起的。AB制吧,计算方式麻烦而且还直指两人之间的阶级差异。

拍拖绝对是一个阶级问题

这个亘古不变的难题困扰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年恋人。这个难题不仅是围炉夜话的大好素材,也是很多恋人分手的直接原因。

“穷小子爱上大小姐”故事被传颂多年,围观者的看法可以分为三个层层递进的感叹:

1. 女人物欲太盛,不愿挨苦,拜金滚粗!

2. 情侣拍拖,一定需要门当户对!

3. 穷小子要以事业为重,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拍拖绝对是一个阶级问题

 

以这三个感叹为基础,诸如《不要做虚荣的女人》、《不对等的爱情走不远》、《男人,还是以事业为重》的有毒鸡汤像灌肠一样粗暴地为恋人们支招。这些支招有厌女的,有物竞天择的,有发奋图强的,有怨念满满的。所有的解决方式归根到底就是鼓励青年男性发奋图强,但是千万不能吃软饭——39年前郑少秋靠着沈殿霞的提携而上位,直到现在仍然有人提名他角逐“中华第一软饭王”呢。

拍拖绝对是一个阶级问题

 

可是,这个难题男女主角的性别如果互相调换,不仅顺理成章,还绝对能成为一个可歌可泣的灰姑娘童话。(关于王思聪连篇累牍的后宫团猜想,我一个字都不想再写出来)

先抛去地域、民族等差异不谈,“门当户对”的婚恋匹配法则的真身之一,其实是阴暗潮湿的“资本主义消费观”。情侣的日常互动必须由戏院、餐厅和各种浪漫场景来提供恋爱元素,这并非女人构建出来的爱情必须品,而是商家刻意渗透的潮流与时尚。婚戒是用钻石还是黄金也不是女人说了算,而是耳熟能详的“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蜜月旅游并非女人单方面渴望的出游借口,而是广告和影视作品给想象匮乏的人提供的“二人世界”必备项目。热恋男女甚至他们的亲朋好友们,都无法逃离这消费至上的环境,只能受到媒体的影响而不断的表演。而他们也成为了媒体循环利用的“拜金女,霍绰男”素材。

而当男人必须用金钱来搭建出真诚来吸引女人时,我们陷入的并非“男人不够钱,女人很拜金”的难题,而是“男高女低的婚姻梯度”。“婚姻梯度”不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学概念,简单来说就是男人在自己所处阶层以外找老婆,会找在经济政治文化地位不如自己的女人(下向婚,如上文提到的灰姑娘故事);反之女人会找比自己在某些方面更强的男人做老公(上向婚,如文首的穷小子大小姐故事)。所以当我们看见男人“吃软饭”,女人比自己男性伴侣的薪水或者学历要高的时候,就会出现很多不适感。

拍拖绝对是一个阶级问题

 

婚姻梯度不是合理的,却是一种奇怪的“普世价值观”。罪魁祸首莫过于和商家企业合谋的影视作品发行人。想当年的《蜗居》热播,心理活动复杂、剧情方向明确的编剧手法,成功地让男女众生对买不起25块钱一个某根达斯的小贝表示了“十动然拒”。婚姻梯度合理化成为了“门当户对,男财女貌”的生活智慧。

万恶的消费主义当然不会放过同性恋伴侣。“两个拉拉(女同性恋)出去吃饭,谁埋单?”竟然被煞有其事地认为是“史上难题”。本来两个同样性别的人上街吃饭通常是AA制的,但被认为具有“男性气质”的T往往被期待为晚饭埋单,为女友买礼物。

为了应对被期待,很多男性或者具有“男性气质”的T都会被要求奋斗赚钱,“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因为这样,才可以够资格“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拍拖绝对是一个阶级问题

 

新自由主义笼罩下的价值观才不会考虑结构性的贫穷和不合理的贫富分化,它只会不停地要求你在市场竞争中攀爬——男的用劳力或智力在经济社会文化上获得更多资本,女的用美貌和为人处事的圆滑依附在往上爬的男人身上往上爬。丧心病狂的“叶良辰现象”之所以那么好笑,是因为它极写了玛丽苏社会对男人的杰克苏想象:对自己的女人保护欲极强,有极其高的社会地位和召集力,利用权力和金钱,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教训任何一个排值班表的人。

拍拖绝对是一个阶级问题

 

只是我们都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走上人生巅峰”,资本主义市场的逻辑要求总要有一大群人卡在半死不活的贫穷中憧憬富裕的未来。穷小子多赚钱来满足女神欲望的故事,只能是厌女症患者和社会达尔文患者一起啰嗦出来哄你更辛勤干活不要想其它事情的睡前故事。现实生活总会甩你一脸臭汗:在出卖劳动的女人时常被看成具有交换价值的商品或者给男人的奖品;被寄予了太多希望的男人怨恨自己际遇不好,忙到吐血的男男女女只为供养单调但看起来十分单调却又必须的消费观念。

拍拖绝对是一个阶级问题

 

似乎除了这样的模式,我们再也无法顺利拍拖。

但是这种模式只会制造更多的痛苦和难题。人类社会本来就不应该贫富分化到必须攀登到踩着别人的头才能站到更高位以便顺利拍拖的境地。更加有人性的解决方法应该是通过团结和抗争,使悬殊的阶级差异消失,使99%的资本不再仅累积在1%的人手里面,使生活多元化而不仅仅剩下无尽的消费。这样根本就不存在拜金,不存在经济地位上的门当户对,不存在对人类的物竞天择。

这样拍拖才有意义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