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纵横 >人物春秋 > 正文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作者: Billy H.C. Kwok   据本网综合整理    日期:2015-10-12 15:24:27

港珠澳大桥的巨型人工岛上,100多名外省工人每天赶工,没有假期,在拔地而起的速度面前,每个人都只是一颗螺丝。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每天早晨,建筑工人港珠澳大桥驳船然后去采取人工岛常年,有的与家人同住在岛上。

这里是被称为全球最复杂、最有挑战性的工程──── 以一个巨型Y 字横跨伶仃洋的港珠澳大桥。 “Y” 字的正中间,是一个面积约209公顷的人工岛,面积相当于11个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上面住着过百名外省来的工人与家眷。许多工人对这庞大的人工岛没什么概念,只是用「一片沙」来形容它。

这群工人每天都处于赶工状态,在岗位里忙不过来。其中一个来自陕西的焊工向师傅,年轻时早已离乡打工,在外漂了很多年,哪个地盘要人他就到哪里。靠这种谋生方式,他把孩子一路供养到上了大学。他有同乡在港珠澳大桥当杂工,几个月前经介绍来到珠海打工。一整天赶工后,惟一的休息是到地盘附近的情侣路海滨「放风」一小时,买菜,透气,很快又回到岛上。

人工岛上有几个承办商分工负责,由打地基、挖洞、到修桥铺路,仔细又千遍一律。在浩大的工程面前,工人们都知道自己只是一颗螺丝。他们说,大桥拔地而起的速度面前,人不值钱,他们都知道,在所谓的浩大工程上,一颗螺丝坏了,自有另一颗代替。

「每天早上6点钟上班,11点钟下班,下午1点半,到晚上6点半下班,工作时间太辛苦太累了。」另一名工人王师傅摸了一下湿透的头盔和衣服,说道:「工地上的高温,对工人一点都不好,单位只顾工程不管工人辛苦,不管工人死活,只是赶工,只想抢时间。」

有许多受伤离场的工人,都没有被媒体公布,也没有具体数字。 「意外情况嘛,有生病得不到治疗的,太热了中暑,有些没有得到及时治疗,没有药物治疗,他们就比较危险。」岛上的门卫说:「有些没有(活下来),有这样的意外,这些事都不会报导出来的,肯定都是私下解决了。」

对于大桥何时完工,另一名工人罗师傅表示:「不知道,反正我们跟香港不一样,没有假期,连住都住在岛上,(工程进度)落后的都是香港段」。

在这个巨型人工岛上,有些工人挨不住日夜赶工的辛苦,携着家当离开了。新的外劳加入,迁往岛上。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在港珠澳大桥的地盘里,建筑工人正在兴建桥趸支架。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年轻的技工带着行李,在人工岛的码头等待船只。因为各种原因,大桥工人流动率很高,他们有的回老家,有的找到一份更安全稳定的工作,同时,也有慕着「世纪工程」的名而加入的新血。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人工岛上,工人带着草帽装嵌大桥部件,不分男女,日夜赶工。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准备打桥桩的工人们,部分工人住在人工岛上面的临时宿舍,起床第一眼看见的便是港珠澳大桥的地盘,工人说,工作从沒间断。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人工岛的临时宿舍由货柜一排排并列组装而成,夏季台风暴雨特别频繁,设于户外的临时宿舍尤其受到影响,工人们正在加设帆布帐篷。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工人用起重机吊起建桥用的钢支 。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人工岛面积约209公顷,面积相当于11个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工人在岛上活动,时以摩托车代步。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人工岛的临时宿舍由货柜一排排并列组装而成,工人与其家眷起居生活均在岛上,不时有小孩在宿舍外追逐,像个自成一角的岛上社区。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在岛上没有特别消遣活动,一些工人下班会亲自买菜做饭,或者偶尔到海边散步吹海风,又或与工友玩纸牌。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

打麻将是其中一种晚上常见的集体娱乐,工人来自五湖四海,打牌规矩亦有所不同。

夏天烈日当空,在人工岛上工作,工人们都会带上两三件衣服,晚上清洗,准备明天清晨再出发。

港珠澳大桥调查:活在岛上的外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