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桑榆情 >旅游 >域外天地 > 正文

满屏尽是琅琊榜,CP当道为哪般

作者:记者   据本网综合整理    日期:2015-10-23 18:31:34

【摘要】影视和小说总是构建了人们对于情感和境遇的理想类型。“我想有个杀阡陌,却总是遇到杀千刀。想交一些三国里的朋友,却总遇上西游记里的妖魔鬼怪”。在琐碎、疲惫、为了利益勾心斗角的生活里人们向往主人公们的肝胆相照、情谊相挺,还有那些追寻正义的英雄梦想。

 满屏尽是琅琊榜,CP当道为哪般

 满屏尽是琅琊榜,CP当道为哪般

CP是couple(夫妻)或coterie partner(同志伴侣)的缩写,起始于日本动漫和腐文化圈,指读者和观众把自己喜欢的角色凑成一对,不拘于性别,男女、男男、女女都可成CP,后来甚至泛化成了对“有爱”的人物设定的称呼。组CP这一势不可挡的网络民意总是饱含着粉丝们对美好爱情的想象和对偶像的意淫。

前段时间,一部红色谍战剧《伪装者》火了,同时火的还有剧中的几组CP,网友们大开脑洞,将这部剧誉为“史上CP最多、最坚不可拆的抗战剧”:“有一种CP叫霸道教官(天台党),有一种CP叫长兄如父(楼台党),有一种CP叫主仆忠犬(楼诚党),有一种CP叫相爱相杀(蛇蜂党)……”还有对抗官配的明丽CP。其中尤以楼诚党的站队人数最多,在B站充满了楼诚党的自制视频,神剪辑,神配乐,将剧中的“基情”放大、燃烧。 

同样是由山影出品的《琅琊榜》则延续了《伪装者》“遍地CP”的特质,梅长苏如一年前《古剑奇谭》中的百里屠苏一样,在众人的YY中承包了整部剧的CP。

如今,CP成了时下中国热门的文化现象,影视剧、综艺节目以此为卖点,明星靠此搏关注度,商家也靠此热卖周边产品,CP粉们制作相关视频,在微博上因为站队吵得不亦乐乎。就连《新白娘子传奇》、《还珠格格》这种红了几十年的剧集也不得不走上组CP毁童年之路。那么全民组CP的背后究竟反应了怎样的文化心态呢?

那些被投射的情感

影视和小说总是构建了人们对于情感和境遇的理想类型,网友们说:“我想有个杀阡陌,却总是遇到杀千刀”,“长了一颗红楼梦的心,却有水浒一样的生活;想交一些三国里的朋友,却总遇上西游记里的妖魔鬼怪。”在琐碎、疲惫、为了利益勾心斗角的生活里人们向往主人公们的肝胆相照、情谊相挺,还有那些追寻正义的英雄梦想。而不论性别,观众们对于有爱的人物设定还给予了粉红色的情感渲染,认为“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而这种有爱不局限于惺惺相惜、彼此扶持的感情,还包括“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相爱相杀交织的感情。而且网友们CP探测器已经不局限于主角和有偶像光环的角色中,而是会横扫一切有爱的关系中,比如《花千骨》中杀阡陌和单春秋也被组成了一对CP,CP粉们喊出“再丑也要谈恋爱,谈到世界充满爱”的口号”。

在宣扬“颜值即正义”,“美少年即真理”的时代,荧幕上许多偶像已经让“颜控”泛起花痴知心,再加上角色赋予他们权势和各种能力,又有铁肩担道义的英雄气,再加上一些禁欲系气质,已经让粉丝为之倾倒。在腐文化盛行的当下,女性观众宁愿将自己心中的完美偶像和另一个男性组成CP,或者直接成为CP粉,也不愿意从心里承认有一个女性和自己的偶像最相配。尽管借助了无数主流的文化符号,CP党的构筑的完美爱恋是脱离现实生活的。CP们只存在与那些被剪辑的影像和PS特效之中,活在一个自带人生赢家光环的玛丽苏世界里,成为粉丝们探索情欲、讨论情感的空间。

那些无处安放的正义原则

其实人们可以去爱谁,可以怎样爱都关乎各种原则性问题的讨论。大热的《奇葩说》,尽管是一个据理力争的辩论节目,但是却无法认真地以社会问题作为辩题,而是尽量选取情爱方面的相关主题来引发讨论,比如“没有爱了要不要离婚?”“ 好朋友的恋人出轨,你要不要告诉好朋友?”“是否接受开放式婚姻?”即便是这样,当触及“该不该向父母出柜”这样的同性恋议题时还是被勒令当期节目下线。而像组CP、宣扬“基情”这样更是打擦边球,起到了在社会中为多元的感情关系脱敏、去污名化的作用。

而拆官配、组CP还暗含着对不合理的主流叙事的反抗。比如在《伪装者》中观众接受不了男主角明台对官配女主程锦云来历不明的情愫,质疑女主何德何能,何等品貌能取代明台和于曼丽出生入死的情谊和眼尖眉梢的默契。而观众选择另组CP来站队也透露着他们对这一官配背后生硬的主流叙事和直男癌观点的反对。现实中难有合适机会抒发的对公平、对情理、对美学倾向的看法似乎可以借由对CP的追捧和维护得以宣扬和辩论。

“CP”一直在流行文化中迸发着极强的生命力,辐射着之外的种种超越性别年龄藩篱的浪漫爱情。早在2005年,当超级女声引爆一个全民娱乐时代时,各种CP党也就应运而生。“笔莉”、“宇洁”、“宇靓”、“笔靓”党各自占据了一片阵地,在数以千计的同人小说中尽情书写着这些女女之间狗血的情愫,简直开创了当时女性同性情欲写作的盛世。

时至今日,一个娱乐节目,如果没有出现任何的CP,那简直太失败了。光是一部《爸爸去哪》就衍生出了军烨、诺康、诺夏等众多CP组合。CP不光是广大粉丝们意淫欲望对象、建构理想爱情的空间,同时也是任何娱乐话题炒作的必争之地。节目制作方懂得时不时的给CP党们来一个彩蛋,恨不得节目里每两个角色都可以炒成一对CP,换取更高的收视和口碑,并且越腐越好。当然,绝对不能去触碰那根同性恋/异性恋之间的线,不然怎么引导“正确”的社会价值观呢。

      从耽美到CP党,同人文化在如今我们这个高度原子化的社会大行其道。当情感只有在向心理医生买来的几个小时里可以倾诉,当“真爱”只能用房子和钻戒来交换,当生活一切的生老病死都得靠家庭内部解决的时候,无数偶像们在我们的意淫里历经着生生世世的爱恋与厮杀,那一帧帧的画面、一个个像素点简直是冰冷社会中最暖人的心灵港湾。 CP当道承载着那些我无处表达的情欲和政治。这些情感在幻想中被加工、放大,成为了个体的避风港,也共同打造了这个娱乐文化被少数几家资本垄断的小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