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桑榆情 >家庭 >老夫老妻 > 正文

我要维持这个家的完整

作者:简   据尖椒部落    日期:2015-11-17 20:01:30

 

我要维持这个家的完整

 

       夜,太安静了,安静得有些可怕。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这静,透着冷,从被窝的每个缝隙钻进来,她摸索着再次打开电热毯的开关。此时,多希望能听到人的声音,无论说些什么,至少能让这静得如一团死水的夜起一点涟漪。她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久了,倒有了尿意。一想起走出房门,她不由打了个激灵。修房子的时候怎没想过在卧室设计个洗手间呢?不过那时候好像谁都没有这个概念。

 

       她终于憋不住了。站在门后面还在害怕。突然记起跟儿子看过的卡通片《猫和老鼠》。每次老鼠出去的时候猫总在门外候着。此刻她就如那只老鼠,在心里嘀咕着,他会不会在门外?等了一阵,心一横,管他在不在,必须得去一趟了。门外并没有人,她蹑手蹑脚走到卫生间,争取不发出一丁点声响。然后,风一般地跑回房间,把门锁上。
她躺回床上,心跳得扑通扑通的。好了,这下更睡不着了。为什么这么害怕呢?这几个月她没有挨过打。为什么还这么害怕?她心里清楚,这段时间没有挨打是因为她尽可能地避开了他。白天,她早早出门,上班是最好的理由。下班了,和同事朋友逛街打牌,在外面吃点东西,尽量减少在家的时间。而一回家,除非必要,她就呆在自己房间,把门给锁上。几个月下来,两人碰到面的机会非常少。偶尔碰上了,她往儿子媳妇身边靠靠,以躲避和他单独相处。

 

       就这样躲完下半辈子吗?她问自己。还能怎样?儿子的话依然在耳边:“妈,你要吃啥穿啥去哪玩我都可以满足你,但只有一条,你别和我爸离婚。爸也老了,也蛮可怜的。”

 

       他老了。可她也老了。快五十岁的人了,哪里还经得起几顿打。他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老到没力气打人呢?儿子怎么就不懂,妈可以没得吃没得穿没得玩,只要不再过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

 

       最后一次,他本来想动手的,但终于没有打。

 

       那次是在高速路上。他在开车,她坐在副驾位。从开车起他就一直说她娘家人这不好那不好。先是说她弟弟怎么没出息,然后数落到她的父母,一大堆意见。说得她娘家人个个蠢得死。她听了气不过,想着在高速上开车他总不可能打人吧。就回了他一句。他一听,就是一掌打过来。她正好当时头偏了一下,躲过了。他一见她躲过了这一下,立马把刹车踩得革革响,要靠边来打她。她听到刹车的声音,人都吓傻了。

 

       这可是高速呀。高速上面急刹有多危险她心里很清楚。她当时正将左脚抬起来准备架到右腿上,腿抬到半路,人都不知道动了。头偏向窗户那边,就是刚刚躲开他那一巴掌的样子。

 

        她躺在床上,心跳就像那时一样漏跳了一拍。即使在回忆里,都有掩盖不住的紧张。他怎么就放过她了?是看她那样子太可怜?她不知道,只知道自己被吓得动弹不得,直到他加油门,继续把车开回家。那时候她才转过神来,将脚放下。

 

       她的心情从紧张里稍稍缓和,发现自己竟不自主地把左腿抬起来了,将被子顶得高高的。被窝里更凉了。她赶紧放下腿,蜷缩成一团。少年夫妻老来伴,在这么寒冷的夜里,其实她多希望有个伴在身边。就算不能聊聊天,感受一下来自另一个生命的温暖,听到那沉稳的呼吸,也是一种慰藉。

 

       她和他,已经分房而卧二十多年了。少年夫妻的恩爱,只不过持续了数年。这栋房子里,二楼住着他们夫妻,三楼住着儿子媳妇,在外人看来或许还是完整圆满的吧。
完整。就为了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她整整忍受了二十多年。

 

       他第一次打她,儿子才几个月。她趴在床上逗着儿子,听见他急促进了房门的脚步。然后,房门“砰”地关上了。

 

      “关门轻点,别吓着孩子。”她娇嗔地说,一回过头却看见他凶巴巴的一张脸。他并不说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她从未受过这种待遇,整个人都吓傻了。过了好一会,才发觉全身都疼。儿子吓得“哇哇”直哭。他已经旋风一般地出去了。

 

        他为什么打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越想越委屈,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娘崽两个在房间里相对着,哭得天昏地暗。在娘家,她可是父母的宝贝心肝,谁都舍不得动她一个手指头。她哭了不知多久,看到儿子在床上已经睡着了,眼角还含着泪,睡着一片泪水里。

 

      “可怜的孩子。”她搂着孩子,“我们走,不待在这儿了。”不待在这儿,又能去哪里?她的眼泪又落下来。父母都不同意他们结婚,说他家庭条件不好,人才也不怎么样,说她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好的。但她就是认定了,和父母吵了好几次,最后嫁给了他。如果这样回去,不正好给大家看笑话?倔强的她,实在也没脸回娘家去。

 

       她还在犹豫着,他却又进来了。“对不起。你原谅我好吗?”他走到她身边坐下,伸出手想抚摸她。她本能地往后一缩,脸上的伤被泪水刺得火辣辣的。

 

      “都是我的错,我一时冲动……我妈说……”他的话在她听来恍恍惚惚,断断续续。他在她面前跪下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都是我的错。”他的眼里似乎也含着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她心软了,任由他握着她的手,任由他轻轻地给她擦药。

 

        谁知道这只是开了个头。此后三两个月,她就会挨一次打。打完了,他又软和下来,给她带好吃的回来,带她上街去买衣服。几次之后,她到底是受不了了。离婚吧。她跟自己说。

 

      “你知不知道,刘所离婚了……你说这两夫妻嘛,谁不是吵吵闹闹过日子。说离就离的……还不是苦了孩子。”一天,同事悄悄跟她说。她仔细看看刘所的孩子,走起路来蔫蔫的,别的孩子总是冲着他喊:“你妈妈不要你了!你妈妈不要你了!”他的头随着这喊声越来越低,一放学就躲进屋里不出来。

 

       回家的时候,看着儿子粉嫩可爱的脸,听着他咯咯的笑声,她觉得很害怕。如果离婚,他会变成刘所的儿子那样吗?她知道完全可能。单亲家庭的孩子,会被孩子们放肆捉弄。而在大人的眼里,这些孩子不只是可怜,同时也一定带有父母的缺点,带有一个不完整家庭的晦气,带有不健全成长的缺陷。

 

       她不愿意儿子长大也像刘所家孩子,无精打采,孤单寂寞。可是如果不离婚,她就得忍受这挨打的日子,不知道忍到几时才算到头。

 

       孩子还小,这个罪我来受吧!她咬咬牙。 他打她,完全不需要理由,随性而至。慢慢地,打完了也不再觉得还需要哄她。 每当离婚的念头冒上来,她就用儿子的笑脸和刘所儿子低着的头压下去。她跟他说:“你打我没关系,只是你要记住,你一定要对孩子好。我就是为了孩子才这样忍着。”他对孩子倒还真的很好。其实他在外面,对谁都好,就是回到家随时可能给她一顿毒打。

 

        她忍受着这一切。为了不让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儿子,她甚至对外装出一副夫妻和睦的样子。鼻青脸肿的时候,化妆戴眼镜掩饰,实在盖不住了,就告诉别人是自己不小心摔的。这样的日子竟然也就过了二十几年。

 

       儿子并不是毫无知觉。有一次,他抓住她的头发就往防盗窗那里撞。那次她是实在受不了了,都不想活了。她跑到楼顶上,想跳下去。儿子来劝她,他还在说,“你就让她跳!让她跳!”要不是儿子跑过来抱住她,她就真的跳下去了!从那天起,他在她心里是彻底死了。

 

       儿子经常对她说:“妈,等我长大了,一定对你很好很好,一定让你享福。”儿子真的很争气,自己开了公司,给她买各种吃的穿的用的,还时不时问她要不要去哪旅游。
儿子结婚那天,她突然全身放松了。像是圆满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任务。儿子已经完全成人了。在他成长期间,她倾尽全力维持了这个家庭的完整,让他的生命没有缺憾。她放松下来,离婚这个被压了那么多年的念头,“腾”地冒出来,充满了她的头脑。

 

       可是儿子说:“ 妈,你要吃啥穿啥去哪玩我都可以满足你,但只有一条,你别和我爸离婚。 ”这么多年都忍了,难道不能继续忍下去?现在年龄都这么大了,离婚不更加是个笑话?如果离婚,她又能找个什么样的人,会对她好吗?如果不找,又何必要撕碎这个家的完整?从儿子的话里,她听出很多很多的言外之意。她很是心酸,但也知道,这不仅仅是儿子的想法,也是这个社会的声音。

 

       她躺在床上,又有些尿意了。又要来一次惊险的卫生间之旅。也许,该买一个尿桶。儿子一定乐于满足她这个要求的。

 

       本文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文章标题做了调整,原文标题《完整》。

       作者:简。女,37岁,湖南洞口人。喜欢看书、听故事、骑单车、爬山、带孩子。试图记录身边的人和事。妄想肆无忌惮地简单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