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力群自述:粉碎“四人帮”前后的见闻

作者:邓力群   据邓力群的十二个春秋    日期:2015-11-18 10:30:08
    一 毛主席逝世以后 
    9月9日,毛主席逝世。全党同志、全国人民非常悲痛。这个时候华国锋讲,悼念毛主席,一方面要坚持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另一方面,还要继续深人"批邓",继续"反击右倾翻案风"。在当时,华国锋也不能不这样做。 
    这时,“四人帮”认为机会来了,加紧了夺取最高领导权的活动。9月9日毛主席去世,9月16日两报一刊的社论,除了深入批邓以外,讲毛主席有个"临终嘱咐"。把毛主席的一句话,"照过去方针办",改成"按既定方针办"。经过他们修改的"临终嘱咐",在社论中反映出来。华国锋传达这一问题时,发现他自己的笔记很明显地记的是"照过去方针办"。可江青他们传出来的就修改了原话,逼着华国锋声明,毛主席讲的是"照过去方针办"。六个字改了三个字。华国锋同时传达的还有毛主席谈话时亲笔写下的两句话:"你办事。我放心。""慢慢来。不要着急。"毛主席让华国锋当第一副主席,华国锋表示了一句,他能力弱,不能担此大任。毛主席就说了"你办事,我放心"这些话,意思是就要这样的人来当第一副主席。 


邓力群自述:粉碎“四人帮”前后的见闻

 

    10月4日,《光明日报》专门发表文章,题目叫《永远按毛主席既定方针办》。在政治局内部,江青正式提出,毛主席身边的文件,全部应该交给毛远新来管。这件事大多数人不同意,否决了她这个意见。全部文件封存,继续由中央办公厅来保存。从后来的事情看得很清楚,他们知道,主席文件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批评他们的,对着他们的。如果这部分文件被他们掌握了,他们就可以用来为他们篡党夺权的阴谋服务,或者毁掉,或者篡改,就像改那六个字一样。他们就可以假传"圣旨",说这是毛主席的批示,那是毛主席批示,他们的一切活动,都是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办的。 
    毛远新留在北京,本来是当主席与政治局的联络员。现在主席已经去世了,也没有联络任务了,理所当然地应该回到辽宁去。“四人帮”就说,他还有工作要做,说很快要召开中央全会了,他知道主席的思想,要他作这方面的准备工作。政治局把他们的要求否决了。在这个问题上,不能不承认、也不能不肯定,毛主席选来选去,选了一个华国锋,没有把最高领导权交给“四人帮”,这一点他还是看准了。对华国锋我不了解,从以后的发展来讲,很明显的,“四人帮”要篡夺领导权,眼前直接的障碍就是华国锋。上面这些措施,都是为了他们篡夺最高领导权做准备的。他们不能不想办法给华国锋施加压力。后来不是说,有一次政治局会议,多数人不赞成江青的意见。江青就说,你们都走,剩下一个华国锋,汪东兴和叶帅好像也留下来了。她逼着华国锋,面对面地折磨华国锋好几个钟头。 
    主席把最高领导权交给华国锋,是有道理的。叶帅说,政治局最后向主席告别,先后都进去了,最后打招呼让叶帅第二次进去。这时主席想讲话,但已经讲不出话了,就用眼睛看着他。据叶帅讲,他感到是“托孤”的意思,就是让叶剑英同志保护华国锋。后来,在解除华国锋党中央主席职务的政治局会议上,叶帅讲到这里,很难过,检查自己有封建思想,泪流满面。主席说,华国锋当第一副主席,全党都不知道他,人民都不知道他。要通过宣传,让党内更多的人知道他,让全国人民知道他。《解放军报》连续发表社论,宣传英明领袖。后来又传有一张照片,即八人照片。在主席跟前最后合影的七个人,我记得很准。“四人帮”四个,汪东兴、华国锋和毛远新,共七人,专门在主席身边照了一张相。意思很清楚,你们要团结一致,希望把我一生中做的两件大事①搞下去。在讨论华国锋问题时,说把这张照片印发一下,给高级干部都看看。我想主席的意思,一方面让叶帅保护华国锋,另一方面让华国锋同这些人团结好。领导权不能交给你们的,得交给华国锋:这是主席临终时的决断。 
    斗争的逻辑不以个人的愿望为转移。“四人帮”已经搞了这么几年,已经形成了那么大的一股势力,一心一意想做最高领导。张春桥那个“又是一个一号文件”的读后感,那种感情愿望,字里行间,非常之清楚。好不容易把邓小平搞下去了,指日可待了,后来又出来一个华国锋,怎么能容忍呢?同主席愿望相反,本来他希望这些人风雨同舟、和衷共济,没想到形势发展使华国锋成了党粉碎“四人帮”的重要人物。 
    在主席逝世以后的那些日子,在“四人帮”制造的舆论影响底下,还有“四人帮”爪牙的活动,地方也好,部门也好,造反派也好,国内动摇分子也好,就纷纷向江青写效忠信,同时,他们又在上海准备第二武装。他们知道要人民解放军听他们的指挥不那么容易。从各种材料表明,他们是想,万一形势危急时,就在上海搞武装叛乱。他们搞一南一北。南边是上海,北面是辽宁。 

二 粉碎“四人帮”前后的见闻 
    历史有自己的规律,不管哪一个人或少数人的意愿。“四人帮”这一套作为,不能不使他们丧失人心,彻底孤立。人民越来越看得清楚,“四人帮”不仅同邓小平不一样,同毛主席也不一样。天安门事件前后的舆论,1975年七、八、九月的整顿,特别是发行八千万份的"三株大毒草"的小册子,散发到基层组织讨论批判,更进一步擦亮了全国人民的眼睛。有的基层的同志后来给我讲,我们只听到三株大毒草怎么坏,小册子下来一看,这些话都不错啊,正是我们要说的话,正是代表我们的心声。他们整人越多,宣传越多,夺权的步骤与措施越紧,势必遭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反对。 
    在这种形势底下,高层领导同志中间,就开始酝酿解决“四人帮”。最近《党的文献》上发表了范硕的文章《“四人帮”覆灭记》,这篇文章后来又在《瞭望》上发表了。里面说到的一些事情,据我听到的,是确实的。我常到王震同志那里去。王老几次给我说过,主席去世前后他都到天安门去了,他有点忍不住了。他想要到天安门去剖腹。这时,他肾上生了一个结石,要开刀,就代替了剖腹。主席去世前,王老几次到叶帅那里去,说这样一伙人,这么不得人心,怎么不把他们抓起来!很容易就解决了嘛。好比开政治局会,我进去一冲,把他们一提溜不就解决了吗?叶帅说,主席还在,你搞这个很危险,他不用说更多的话,只讲一句不赞成,通过广播电台一广播,我们不就全军覆没了吗?事情要解决只能等待。毛主席当时身体不好,病很重。意思是毛主席在时不好动手。叶帅还问王老,你同哪些人能说得上话,同他们要保持联系啊。王老说,汪东兴我还可以给他说得上话。

叶说,这是个关键人物,你一定要同他保持联系。叶帅还要他同北京卫戍部队的领导人保持联系。问过38军,保定地区还是"四人帮"的一个据点,当时38军的军长换了几次。

同时,王老受叶帅委托,多次到陈云同志那里串门,和陈云商量。陈云起初考虑用召开中央全会的办法解决,但经过反复研究十届中央委员会名单后,感到没有把握。叶帅请陈云同志到西山去面谈过一次。叶帅把主席批评“四人帮”的讲话拿给陈云看,问怎么办。陈云说:这场斗争不可避免。听说,陈云同志还说过,问题要解决,解决的方式一定要合乎党内的程序,不能只顾眼前,要顾我们党的传统,要合法,在历史上提起这个事情,不给后人留下坏影响。是同叶帅说,还是同王老说,我说不准。

李鑫在政研室给我说过,康生同“四人帮”有矛盾。李鑫提到我的工作问题,康生提出让我到山东当教委主任,张春桥、江青不赞成,为此康生还发了脾气,说以后我再也不管这些事了。以后康生也就病倒了。李鑫在“文革”中一直跟着康生。他讲过,同“四人帮”这些人很难共事。

主席去世后,李鑫曾对华国锋说,为什么不把这四个人抓起来?华国锋听了他这个话以后,就给先念同志通了一个气。先念同志讲,这个话你要记住啊,你要记住。最早在华国锋面前提出抓“四人帮”,李鑫确实是第一个。后来先念讲:李鑫这个人和“四人帮”斗争还是坚决的,他就是要保他的康生。在粉碎“四人帮”之后,我曾对胡耀邦说过,李鑫跟着华搞“两个凡是”不对,但在对“四人帮”的问题上,他是进了言的啊,李鑫不能当办公厅副主任了,但他提过这么好的一个建议,我们不能忘记啊!后来李鑫在社科院工作,是胡耀邦同志安排的。社科院不知道上述事情,在整党时不让李鑫登记。我同他所在单位的党委书记(一个女同志)把这个事讲了,我说:我们能有今天,跟李鑫进了言有关系,这个事可不能忽视和忘记啊!

9月21日,华国锋请先念同志去小礼堂看电影。在电影放映之前或之后,他们两个上厕所,华国锋讲,是否解决他们的问题,看来不解决不行了。华国锋委托李先念,说:你代表我去找叶帅,征求他的意见。

据先念同志讲,他和叶帅靠边站以后,两人相约,谁也不看谁,谁也不给谁打电话。相隔已经五六个月了,没有联系。9月24日这天,叶帅接到先念的电话以后,知道先念要去找他。汽车开到西山,就看见叶帅等在门口。这道门离叶帅的住处约有一里多地。一起到了叶帅家里。叶帅说,你是来看望我,还是给我什么任务。先念说,我是受华的委托来跟你商量事情。叶帅把电视机打开,怕有窃听器啊。但谈话听不清楚了。他们就互相写,先念同志写一句,叶帅也写一句。完了回来复命。后来又分头征求除"四人帮"之外的其他政治局同志的意见,都赞成。后来,就确定在1O月6日行动,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讨论毛选编辑工作的名义,通知"四人帮"开会。

那天,王洪文先到,到了以后,就由汪东兴的部队抓他,王想抵抗,就把他摁倒在地上,抓了起来。然后华国锋宣布,决定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四人隔离审查。第二个到的是张春桥。江青当时住在中南海,没有通知她开会,在这一时间到江的住地把她抓了起来。再按原计划通知姚文元前来开会,由警卫局副局长武健华宣布隔离审查。然后在玉泉山开政治局会议正式通过。政治局一致赞成对“四人帮”实行隔离审查。同时抓的还有毛远新、迟群、谢静宜,文化部的于会泳、刘庆棠、浩亮,体委的庄则栋。

政治局定了以后,开了一个打招呼会议,讲“四人帮”的问题。除了政治局这些人以外,还吸收了一些人,其中有王震。据王老说,当时他发了脾气,说为什么不让万里列席这样重要的会议。他在先念同志面前也发过牢骚。他有一次对陈锡联讲。你管那么多,你也管不了,为什么不分一点给我管。当时陈兼北京军区司令员,还管军委的日常工作。后来让王震管了国防工业。

从这个过程来看,如果毛主席把权交给了“四人帮”,“四人帮”也必然垮台,但非打内战不可。前面说过,毛主席用华国锋,本意是要华国锋同王、张、江、姚合作,完成他一生所做的第二件大事。没想到恰恰是华国锋把“四人帮”解决了。

1976年1O月18日,中央发了16号文件《中共中央关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事件的通知》。16号文件公布了毛主席对"四人帮"的一系列批评,毛主席不只一次提到要解决"四人帮"。说明中央政治局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精神来解决"四人帮"问题的,华国锋采取的行动是有根据的。从16号文件可以理解"四人帮"为什么要垄断毛主席的那些文件。毛主席的文件如果被他们垄断了,很多事情就不会被人们所知道。

中央16号文件说,"10月6日,中央决定,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实行隔离审查。"然后说,毛主席对他们进行了多次严肃的批评和耐心的教育,列举了1974年2月15日、3月20日、7月17日、11月12日、11月至12月间、12月23日、12月24日、1975年4月23日、5月3日。一年多的时间,9次批评"四人帮",特别是1975年5月3日那次,主席说:"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口气很坚决,问题非要解决不可。一年多时间里头,毛主席不断地对他们批评教育;而"四人帮"呢,置若罔闻,不肯悔改,反而加紧了篡党夺权的部署。



邓力群自述:粉碎“四人帮”前后的见闻 
 

按范硕文章里所说,好像一切都是叶帅抓的。在这中间,叶帅起了重要作用,这是事实。但归于一人就不够全面了。应该说,发话是华国锋,部署是叶帅,动手解决时,汪东兴动用了警卫部队。解决“四人帮”的问题,主席有指示;老干部接触频繁,酝酿很久。我从王老那里听到的那些就是证明。

有人不了解情况,或是受了什么影响,说粉碎“四人帮”是搞“军事政变”。不好这么说。粉碎“四人帮”的行动,并不是由叶帅开口,而是由华国锋发话,就不好说是“军事政变”。有一种说法,叶帅不是不想解决,后来确实受了陈云同志的影响,两个人都想到一起了。叶帅是军委副主席,由他用这个身份去处理,国内国外,党内党外,确实会造成“军事政变”这样一种影响。他确实等待着华国锋发话。华国锋下了决心以后,以党中央的名义来解决这个问题,开政治局会议来解决这个问题,顺理成章。从这个意义上讲,叶帅确实是深谋远虑,应该肯定。最终下决心的,首先发话搞掉“四人帮”的,是华国锋,这个功劳不能否定。华国锋的功劳,无疑应该载人史册。先念同志看到一篇写叶帅的传记,讲到粉碎“四人帮",好像是叶帅一个人搞的。他认为这不符合历史。虽然华国锋后来犯了错误,但历史终究是历史,历史事实是不可更改的。先念同志讲,要恢复历史的本来面貌。因此,先念同志在他的《文选》中加了一个注释。②《李先念文选》公开出版以后,有一天,先念同志给我们讲,有人说这是一个炸弹,什么炸弹,连手榴弹都不是,不过还历史本来面貌就是了。

三 我的第二次解放

粉碎“四人帮”以后,到我这里报信的,是王老的儿子王军和叶帅的女婿刘诗昆,好像是10月8日来的。他们说,江青、张春桥这几个人的问题已解决了。同时,广播电台的余宗彦也来报信。余说,耿飚带着一批干部接收了广播电台。

粉碎“四人帮”时,我还在紫光阁挨批。开我的批判会那一天,接到正式通知,就是中央16号文件。

1976年9月9日,主席逝世。9月18日,主席的追悼会。10月8日,中央通知,华国锋当中央主席兼军委主席,但还要"批邓",还要继续"反击右倾翻案风"。对这一点,从当时的斗争策略来讲,是可以理解的。当时在党内引起普遍反感的,是"批邓"另搞一套。

10月15、16日,华国锋开了一个打招呼会,要点也给我们传达了。10月20日,收到中央16号文件。我们连着讨论学习了五次。北京全市游行,20号、21号、23号,一连三天,我们都参加了。对我来说,这是第二次解放,1976年1O月的解放!"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进行了一年多,如果"四人帮"当权,很可能我就被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