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纵横 >专题报道 > 正文

关于建国以来历史决议的起草

作者:龚育之   改革开放口述史    日期:2018-04-23 15:58:15
  1 9 8 1年前,党中央为什么要作《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这是当时党的指导思想上的拨乱反正的需要。拨乱是指什么呢?主要的就是指拨“文化大革命”之乱。“文化大革命”持续十年之久,而且它的发生还有更远的由来,所以从政治上、思想上彻底澄清“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混乱,这绝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单单批判“四人帮”是不可能完成这个历史任务的。因为每当这种批判要深入的时候,我就会碰到一些问题:这些事是不是“纯系”“四人帮”干的?是不是毛泽东同志决定的,毛泽东同志同意过的?或者毛泽东同志圈阅过的?“文化大革命”就是毛泽东同志领导和发动的嘛。深入批判“四人帮”就要触及这些问题。当时有一种方针,就是“两个凡是”。如果按照这样的方针,所有触及的这些问题都不能动,都不能批评,都不能改正,那么,从根本上拨“文化大革命”之乱就不可能进行,我们的事业就无法前进。

    因此,敢不敢于正视共和国的缔造者、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各族人民中有崇高威望的毛泽东同志晚年领导和发动“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敢不敢于追溯“文化大革命”以前党在指导思想上的错误,敢不敢正视和批评这些错误,这是对我们党的政治勇气和领导能力的一考验。这需要大智大仁大勇,历史决议的作出,表明我们党具有这种大智大仁大勇。

    在这样做的同时,我们党还面临着另外一个方面的考验,这就是善不善于科学地、历史地、实事求是地来分析这些错误?能不能够恰如其分地估量这些错误在党和毛泽东同志的整个革命活动中的位置?敢不敢于在揭露错误以后理直气壮地肯定我们党所取得的伟大历史成就?敢不敢于理直气壮地肯定毛泽东同志对中国革命的伟大历史贡献?敢不敢于理直气壮地肯定被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证明为正确的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作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的重大意义?

    这些都是关系到党和国家前途和命运的重大问题,需要党表现出大智大仁大勇。

    最早提出作历史问题决议,应该说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全会公报认为,关于“文化大革命”实际过程中发生的缺点、错误,适当的时候作为经验教训加以总结,统一全党和全国人民的认识,是必要的,但是不应匆忙地进行。

    历史决议的起草工作,是在十一届四中全会结束后不久开始的。我记得在1 0月底中央就组织了由乔木同志负责的历史决议起草小组。参加的有二十来个人吧,具体名单现在记不准,记不全。集中写作的地方,在万寿路新六所的一号楼。中间一段时间搬到玉泉山,以后又搬回新六所。

    起草工作从看档案材料着手。从中央档案馆调了很多档案,大都是过去没看过的。分头看材料,然后才讨论和草提纲。

    1 9803月,起草小组经过材料准备、酝酿讨论,提出了一个历史决议提纲(草稿),大概有几千字。这个提纲送给乔木同志,送给小平和耀邦等中央领导同志看了。31 5日,乔木同志有一次谈话,谈到历史决议要注意写的两个问题。一个是为什么发生“文化大革命”。他认为,现在说”文化大革命“错了不难,但是必须答复为什么发生这个错误。不答复这个问题,决议就失掉价值。一个是毛泽东思想的实质,不答复这个问题,坚持毛泽东思想这个口号就没有力量。乔木同志初步地思考了这两个问题,提出了很好的意见。

    小平同志最早找主持决议起草的同志谈话是在1 98031 9日。这次谈话明确提出关于决议起草的三条指导方针。第一条,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当时五中全会开过不久,刘少奇同志的冤案已经公开平反,林彪、江青两案审判也在准备中,“文化大革命”显然要被根本否定,在这样的背景下,在一些人思想上发生某些动摇。在这个时候,特别强调这一条,是很有针对性的。指导方针的第二点,是要对解放以来历史上的大事情,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包括一些中央负责同志的功过是非,都要作出公正的评价。指导方针的第三点,就是要通过决议对过去的事情做一个基本的总结。总结的目的,是为了引导大家团结一致向前看。小平同志还对历史上几个重大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并指出,提纲铺得太宽,不够集中,叙述性的写法应当避免,对重要问题需要多加论断性的语言。

   

41,小平同志又一次对决议起草问题发表了系统的意见,提出了决议的整体框架:先有个前言……然后,建国以来十七年一段,“文化大革命”一段,毛泽东思想一段,最后有个结语。

    1 9806月起草出了初稿,送中央书记处讨论。

    1 980627日,小平同志谈了对初稿的意见,认为稿子没有很好地体现确立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坚持毛泽东思想的要求,要重新写。重点要放在毛泽东思想是什么、毛泽东同志正确的东西是什么这方面。错误的东西要批评,但是要很恰当,要概括一点。主要的内容还是集中讲正确的东西。

    根据小平同志的意见和书记处讨论的意见,起草小组又重新起草,反复改写。乔木同志更多地参与到起草过程中来,拿出去讨论的稿子他都要认真修改,不少段落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重新写过的,特别是“文化大革命”那部分。1 9801 0月完成提交全党四千名高级干部讨论的稿子。

    1 98073日的发言,乔木介绍了小平同志几次谈话的要求,说现在的稿子(6月初稿)没有能够实现,需要作比较大的修改或改写。中心任务是要把毛泽东思想的旗帜树起来,给它一个完整准确的解释。为此,一方面要对毛主席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犯的错误作出判定,另一方面要对毛主席晚年逐步形成的“左”倾错误思想的发展过程作出说明,这样才能解释“文化大革命”的发生。要把毛主席晚年的错误同毛泽东思想加以区别,加以对照。对毛泽东思想加以肯定,对毛泽东晚年的错误加以批评。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给予正确解决非常必要。

    乔木同志还提出,这次决议讲毛泽东思想,要区别于“文化大革命”及其以前的一段宣传,不把毛泽东思想说成是全面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一个新时代。还是恢复七大的定义: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

    乔木同志还作出了一个新概括: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的三条: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这都见于《毛泽东思想是团结全党奋斗的旗帜》(1 980724日)等谈话中。

    92 1日在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座谈会上的讲话,乔木集中讲历史决议中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几个问题。第一个是性质,不是革命,而是内乱。这是历史决议中的一个分量很重的、很费苦心作出来的新论断。它叫“文化大革命”,后来又说是政治大革命,可是它不但在文化上、在政治上不是什么“革命”,在任何意义上也不能叫“革命”。那么,能不能说是反革命?林彪、“四人帮”是反革命,但整个“文化大革命”不好说是反革命。否则,置毛泽东、周恩来于何地?也不能说是一场阶级斗争。哪个阶级同哪个阶级斗呢?只好叫内乱,是一个特殊的局面。还有“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八届十一中全会的作用,在说毛泽东跟林彪、“四人帮”不同的时候,还要说毛泽东在这期间的功劳(维系了党的存在、。国务院的存在、军队的存在)。还有“文化大革命”发生的多方面的原因。

    最大的争论问题还是毛泽东思想。乔木同志说明为什么一定要讲毛泽东思想,而且毛泽东思想不包括毛主席的错误。在中国革命历史上,至少从1 927年到1 957年这30年胜利的历史,跟毛泽东思想是分不开的。

    乔木同志说明的这个稿子,基本上就是四千人讨论的稿子。但是还作了不少修改,才发给四千人讨论。发下去的稿子有五万多字,洋洋洒洒。记得分为五大段:建国3 1年取得胜利的总结;建国后31年历史是非的论定;“文化大革命”的原因和教训;毛泽东的功绩和毛泽东思想;怎样发展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怎样建设我们的党。

    经过长达一年多的起草过程,经过上上下下反反复复群众路线的讨论过程,吸收了各种好的意见,排斥了各种不合适的意见,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一致通过了这一历史决议。

    党中央特别重视在决议中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决议专门写了一章来论述毛泽东思想。从方法上说,主要从四个方面作了科学阐述:第一,一方面强调毛泽东思想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不是毛泽东同志一个人努力的结果。另一方面又说毛泽东同志是毛泽东思想的主要创立者,毛泽东同志的科学著作是毛泽东思想的集中体现。第二,紧紧抓住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这个环节,来说明毛泽东思想的内容和特点。第三,把实践检验证明为正确的毛泽东思想的科学原理,同毛泽东同志晚年所犯的错误严格区别开来。第四,把坚持毛泽东思想和发展毛泽东思想统一起来理解。在这一点上,决议做得很好,它对历史经验所作的十点概括,本身就是对毛泽东思想的发展。

    决议分清历史是非,对建国以来的历史问题作出正确评价,采用的是实事求是的科学分析的方法,主要包括六个方面:第一,要分清指导思想上的正确和错误。不能把正确的当错误的,也可能把错误的当正确的。第二,指导思想正确不是肯定一切。还可能在这个问题那个问题、这个事件、那个工作中间有错误。第三,指导思想错误也不能否定一切。对错误还要作种种的具体分析包括:分析错误有没有支配全局,错误在一段时间是不是占了主导地位,错误是不是得到过纠正,这种纠正是不是彻底,等等。第四,指导思想上的正确和错误同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努力有联系,又有区别。在正确的思想指导下,全党全国人民的努力就会取得很大成绩。但是,不能说指导思想错了,全党全国人民的努力就没有任何的正确、任何的威绩。不能设想指导思想上的错误能够支配全党的每一个人,支配全国的每一个人,支配他们的全部思想,使他们每时每刻每件事情上的行动都是错误的。第五,对错误的责任要作分析。第六,对错误的原因要作分析。主观原因和客观原因、社会历史原因,都要作分析。

    我多年前体会的历史决议关于分析毛泽东贡献、毛泽东思恕和历史是非的这些方法,现在看来还是站得住的,也说明历史决议从根本上说是站得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