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纵横 >历史人物 > 正文

明宣宗聪明皇帝偏爱游手好闲

作者:bskjadmin   法制晚报    日期:2018-05-17 10:45:25
  游乐中打了胜仗 斗蟋蟀被写进小说 索要朝鲜女厨师 停了郑和下西洋———

   兀良哈是元末明兴起后居住在大兴安岭以东地区的一个特殊部落,其最初根据地在今大兴安岭以东、嫩江以西地区。成吉思汗兴起后被征服。14世纪后期,蒙古统治集团内讧迭起,势力渐微,部分贵族因不忍骨肉相残,率属归附明朝。朱元璋对他们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设朵颜、泰宁、福余三卫。三卫统称为兀良哈。

  喜峰口:打猎顺便伏击劫掠者

北京正北的开平卫、东部的大宁卫和西南部的兴和卫组成一个不等边三角形,有效防卫着北京。然而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时,兀良哈趁机发兵攻打朱元璋安排在大宁监视兀良哈的宁王朱权。这一举动间接帮助了朱棣夺权成功。

兀良哈占领大宁已成事实,朱棣便顺水推舟地将大宁赐予兀良哈,并奖励耕牛、农具、籽种和布帛。这是明朝北方边防不断内缩、军事实力力有不逮的表现。

大概是深知自己的底细,宣宗朱瞻基在位时,其边防政策表现得十分消极。他曾告诫将领们:“慎守只须师李牧,贪功何用学陈汤。”由于实在守不住,最终连开平也放弃了。

明朝边防不断退缩给游牧民族带来了更多的生存空间。每到秋天,他们就会南下抢掠正值丰收的粮田。1428年秋天,宣宗安排了一次向北的狩猎及巡边活动,在游乐的同时也找机会打击一下这些劫掠者。

八月末,宣宗带领精锐部队从京师出发。大军一路向东北开进,他们接到前方喜峰口情报称,有一万多兀良哈人越过大宁,经会州将到达宽河一带。

朱瞻基喜出望外,分析了情势以后认为,这批人必然不知道自己正在巡边,而喜峰口一带地势险要,不利于大军通过,因此决定亲率三千精兵昼夜北驰。在靠近宽河的地方,宣宗令将士们口衔小棍,整束衣装,避免在急行军中发出声响吓跑敌人。

10月14日拂晓,大军抵达宽河。兀良哈发现了明军踪迹,以为是照例巡边的普通队伍,便立刻一拥而上。宣宗命令三千精兵分成两翼。待敌人冲入包围圈之后,宣宗引弓搭箭,接连射倒了敌人的三个前锋;两翼明军趁势而上,利用火器打得敌人溃不成军。

这是宣宗一生中三次巡边的第一次。从取得胜利的宣宗身上似乎看得到祖父朱棣的影子,他正是朱棣精心培养的接班人。

接话茬太快 得罪了叔叔

公元1398年,朱瞻基出生在当时的都城北平。他一出生,就给三个人的命运带来了改变,这三个人分别是:祖父朱棣、父亲朱高炽和叔叔朱高煦。

在他出生的前一天,燕王朱棣做了一个好梦。梦里他见到了圭。在古代中国,圭是帝王的象征。他还见到了一个满脸英气的男人。

次日,朱瞻基就诞生了。这个孩子与梦中人十分相似。好梦在前,不禁让朱棣有了美妙的联想。

父亲朱高炽是一个胖胖的老好人。然而在未来他与能征善战的弟弟朱高煦之间的皇位争夺之中,这个孩子竟然成了他政治天平上最后、最重的那个砝码。

叔叔朱高煦可能较早意识到了朱瞻基对自己的威胁。

一次他去拜朱元璋的孝陵。朱高炽走在前面。由于体弱多病,还患有足疾,两个太监左右搀扶着他,突然他打了个趔趄,朱高煦忍不住在背后讪笑道:“前人蹉跌,后人知警。”没想到侄子朱瞻基马上接口说:“更有后人知警也。”朱高煦当时“回顾失色”。

最后朱棣成了皇帝,朱高炽也做了皇帝,但只有短短的一年就去世了。朱高煦本想仿效父亲夺取皇位,却最终败在“更有后人”的侄子手里。

 爱吃豆腐向朝鲜索要女厨师

《聊斋志异》名篇《促织》里的皇帝正是明宣宗朱瞻基。他喜欢游乐与美食。最喜欢的游乐莫过于斗蟋蟀,也就是“促织”。江南出好蟋蟀,也有斗蟋蟀的风俗,因此宣宗叫苏州知府采办一千个好蟋蟀。这么一来,名篇《促织》的背景就出场了。

吃喝玩乐之风就是从宣宗时开始的。斗蟋蟀、玩猎鹰,以及朝鲜豆腐,都是宣宗的最爱。

朝鲜猎鹰在宫廷中十分有名,朱棣和朱高炽都曾向朝鲜索要过。

朱瞻基每年都要派人去朝鲜,而朝鲜方面也不敢不办,为此还专门设置了一个护鹰使。与采办蟋蟀不同的是,丢失猎鹰或者半路死亡,朱瞻基还特别嘱咐不要怪罪办理之人。

朝鲜饮食也深得宣宗的喜爱。他尤其喜欢朝鲜女厨师做的朝鲜风味的豆腐。为了经常吃到这种豆腐,他还写信给李朝的国王,索要女厨师。

好静不好动终止郑和下西洋

朱瞻基在位时,是宫廷文化十分鼎盛的时期。他爱好写诗作画,并留下了不少作品。

现在能看到的诗文有:《宣庙御制历代臣鉴》三十七卷、《外戚事鉴》五卷、《宣宗文集》四十四卷、诗集六卷、乐府一卷、《御制官箴》一卷。绘画作品更多,不过大多现已不存,仅有《武侯高卧图》、《爪鼠图》、《花石狸奴图》、《戏猿图》和《三阳开泰图》等。

也许跟他的文人气质有关,宣宗一朝,在对外交往上,也是不好武功好安宁。他祖父朱棣在位时,干了不少大事。比如远征交阯、六下西洋。到宣宗当了皇帝,就只能勉强安排最后一次下西洋,以后就无以为继了。倭寇打不了,干脆就不到海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