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纵横 >人物春秋 > 正文

开慧之死,百身莫赎——毛泽东与杨开慧

作者:刘开平       日期:2012-12-24 12:36:33

    杨开慧,1901年11月6日诞生在湖南长沙县板仓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中,父亲杨昌济是一个不甘寂寞、胸怀大志的教师。女儿的出生给杨昌济增添了无穷的乐趣,为此他给女儿起了一个非常富有诗意的名字“开慧”,号霞,字云锦,他希望自己的女儿聪颖智慧,像朝霞一样,生活美满,绚丽多姿。开慧7岁时,远在东洋的父亲惦着儿女的培养大事,要开慧上学读书。于是开慧便来到了长沙县第四十初级小学求学,之后,又先后转学到隐储学校、衡粹女校、县立第一女子高小,直到高小毕业。
    1913年春,开慧随父亲及全家来到长沙。杨昌济在一师执教时成了毛泽东的老师。在此期间,毛泽东经常和一群追求新知识的同学去杨昌济家讨论有关问题,并结识了杨开慧。而杨开慧也经常从父亲那里听到有关毛泽东的情况,由此也默默地注意到了这位农家青年。
一开始,当杨昌济和学生们交谈时,杨开慧常伫立一旁,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听着。后来,她便逐渐加入其中的讨论。杨昌济对这个聪明的女儿很是看重,对她的介入也极为赞许,并不时地向毛泽东等人推荐女儿的学识。时间一长,杨开慧自然成了这批学生中的一员。他们一起议论时事,抨击时政,并互相传阅读书笔记,交流心得体会,彼此间留下良好的印象。
    杨开慧还经常随同毛泽东及其学友到郊外游岳麓山、橘子洲,漫步湘江岸边。杨开慧对毛泽东的伟大抱负和远见卓识非常佩服,毛泽东也十分关怀这个小妹妹,常常深入浅出地解答她提出的疑难问题,启发她认真思考,鼓励她发表自己的见解。期间,毛泽东还把自己写的读书笔记和日记给杨开慧看,杨开慧也把自己写的读书笔记和日记送给毛泽东,诚恳地请他指点批议。
    毛泽东刻苦好学的精神,朴实诚恳、谦逊的态度,顽强的斗争毅力,都成了开慧学习的榜样。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大我”与“小我”之间的关系的思想,同样对开慧影响极深。直到她被捕入狱,就义前夕仍以“牺牲小我,成功大我”的誓言,激励同狱难友, 这种爱国主义思想的来源最早出于毛泽东对她的教育和影响。
    1918年夏,杨昌济应邀赴北京大学执教。8月中旬,毛泽东率领湖南青年20多人到达北京,并在杨昌济推荐下到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毛泽东在北京工作期间,继续和杨昌济一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自然和杨开慧建立了亲密的友情。女儿心中的秘密自然难以逃脱父亲的注意,在杨昌济的赞许下,毛泽东和杨开慧建立了恋爱关系。两人经常漫步古都北京街头,相约于北京美丽的公园,充分体味着初恋的甜蜜。1919年3月,毛泽东赴上海,欢送赴法勤工俭学的同学。杨开慧送别毛泽东,希望毛泽东随时给她来信。4月初,毛泽东从上海返回长沙,接到开慧的来信,信中的称呼只有一个“润”字,而毛泽东在长沙给杨开慧的信中,也只有一字称呼“霞”。
    1919年12月中旬,毛泽东率领湖南“驱张”代表团来到北京,有时候就住在杨家。一对恋人分别一年之后又在北京相逢,欣喜之情难以言表。他们的恋爱关系在此公开了。
    1920年初,杨昌济因病不幸逝世,毛泽东亲自帮助杨开慧料理后事,并随开慧及其母亲扶柩南下,将杨昌济安葬在长沙板仓故里。
    1920年8月,毛泽东在长沙创办文化书社,杨开慧不时抽空来书社帮忙,还说服母亲将父亲的奠仪费拿出来,以解书社资金紧缺之急。这年冬天,毛泽东和杨开慧破“俗人之举”,不做嫁妆,不坐花轿,不举行婚礼,正式生活在一起。婚后,夫妻二人一个继续在校学习,一个忙于文化书社的经营,只有在周未和节假日,夫妻二人才能团聚。
    1921年,毛泽东参与创建长沙共产主义小组和社会主义青年团,6月底赴上海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成立大会。从上海返回后,毛泽东参与组建了中共湘区委员会,杨开慧也于这年秋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了掩护毛泽东的活动,她接来母亲,一起住在中共湘区委员会所在地清水塘,自己则担任湘区党委的机要和交通联络工作,并帮助毛泽东收集资料,整理文稿。
    8月,毛泽东创办了湖南自修大学,开慧积极参与筹建工作。1922年,毛泽东又创办了湖南青年图书馆,开慧担任负责人,负责处理馆内一切事务。
    杨开慧除了担负繁重的工作外,还无微不至地照顾毛泽东的起居饮食。毛泽东当时的公开职业是第一师范学校的国文教员和一师附小的主事,他除了东奔西走领导工人运动外,还要到一师附小去处理日常工作,到一师师范部去教课,每天工作到深夜。杨开慧经常在天寒的冬夜下床为毛泽东披件棉衣,并把早已温在锅里的饭菜拿出来给毛泽东当宵夜。毛泽东起草的文件和向中央的报告、传单、工人夜校的课本、自修大学的讲义,都由杨开慧帮助认真抄写。杨开慧还按照毛泽东的要求,每天坚持阅看湘区党委订阅的报纸,剪下有用的材料,为毛泽东分析问题提供有用的资料。
    1922年10月,毛泽东和杨开慧的爱情结晶——毛岸英出生了,从此,杨开慧又多了一项照顾孩子的工作。
    1923年4月,毛泽东离别妻儿,赴广东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9月,随中共中央机关迁往上海,之后回湖南从事党务工作,指导中共湘区委员会筹备组建国民党湖南地方组织,10月,正式建立了国民党湖南省党部。
    在此期间,杨开慧仍住在长沙小关门外清水塘22号。开慧上有老母,下有小孩,负担极重,生活清贫;又因毛泽东曾遭湖南军阀赵恒惕的通缉,常有敌特监视和兵警骚扰,使她苦难不堪,度日如年。此次毛泽东回湘,开慧自然十分高兴,孤苦之情一扫而光。特别是她和毛泽东第二个孩子毛岸青降临人世,很需要毛泽东的照料。可是国事、天下事缠身,毛泽东不得不再一次弃儿女情长,离家别子,赴广州出席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夜深了,开慧还在帮毛泽东收拾行装。看着开慧的忙碌样子,毛泽东的眼睛湿润了。半年前,身怀有孕的妻子送别自己的情形又浮现在眼前。
    此时此刻,一般难以抑制的感情从毛泽东心头荡起。写首诗吧!诗能言志,诗能寄情。毛泽东铺纸挥毫,一气呵成了《贺新郎》,告慰自已的妻子杨开慧。
    挥手从兹去。
    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
    眼角眉稍都是恨,热泪欲零还住。
    知误会前番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
    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族。
    凭割断愁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
    重比翼,和云翥。
    1924年,毛泽东赴上海从事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工作。夏,杨开慧和母亲一起,带着岸英和岸青来到上海,夫妻二人结束了魂牵梦绕的分居生活,再次团聚了。年底,毛泽东携妻儿老小回湖南韶山养病。杨开慧协助毛泽东办农民夜校,搞社会调查,并帮助毛泽东创建了中共韶山支部。
毛泽东在家乡发动农运引起了当地豪绅的注意,赵恒惕得到消息后发出缉拿令。毛泽东只好离开家人,经长沙再赴广州。不久,杨开慧偕母亲、孩子也来广州,全家又团聚了。
    1927年初,杨开慧住在长沙望麓园,协助毛泽东进行调查研究资料的整理工作,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便凝聚着杨开慧的心血。
    毛泽东在考察湖南农运后,于2月赴武汉主办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毛泽东派人去家乡把开慧母子接到武汉。不久,杨开慧又生下了他们第三个儿子——毛岸龙。
    大革命失败后,杨开慧和毛泽东回到长沙,住在北门外沈家大屋旁的北角门楼。毛泽东为组织领导秋收起义又亲自将开慧和孩子送回到板仓故里。他们从长沙搭火车到白水车站,下车后步行30多里,一路上他们很少讲话,两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相处7年多的革命伴侣马上就要分开了,在这腥风血雨的日子里,叫他们怎么能不互相担心呢!杨开慧最担心的是毛泽东的安全问题。当时他们的三个孩子,大的只有5岁,小的才几个月,如果与毛泽东一起冒着生命危险去领导秋收起义,的确是很不方便的。毛泽东再三思考觉得还是分开为好。谁能料到,此次分别竟成了永诀!
    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上井冈山后,用暗语给杨开慧写了一封信,说他出门后,开始生意不好,亏了本,现在生意好了,兴旺起来了。这封信经过不少周折,直到1928年初才转到杨开慧手中。
    夫妻分别使杨开慧倍加思念毛泽东。1928年10月,杨开慧写了恋情依依的《偶感》一诗,以寄托对丈夫的思念之情。
    天阴起溯(朔)风,浓寒入肌骨。
    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
    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备?
    孤眼[谁]爱护,是否亦凄苦?
    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
    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
    兹人不得见,[惘]怅无已时。
    杨开慧在毛泽东走后,领导了以板仓为中心的地下斗争。当敌人知道了闹革命为首者是毛泽东的妻子时,便四处寻查杨开慧的踪迹,在板仓方圆十几里的地方布下重重关卡。杨开慧的行踪终于被敌人打听到了。1930年10月14日凌晨,开慧在家中不幸被捕。敌人连孩子和保姆也没放过,把他们一同押到长沙警备司令部,后来又转入陆军监狱。
    在狱中,杨开慧经受了敌人各种形式的威逼利诱,甚至说只要她声明与毛泽东脱离关系,便可获得自由,但都遭到她的严词拒绝。敌人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他们用尽各种酷刑,把开慧折磨得遍体鳞伤,可她始终坚贞不屈。他对敌人说:“要打就打,要杀就杀,要我和毛泽东脱离夫妇关系,除非海枯石烂,杨开慧并对前去探监的亲友说:“死不足惜,似愿润之革命早日成功!”
    1930年11月4日,杨开慧在长沙浏阳门外的十字岭英勇就义。不久,毛泽东获悉了开慧遇害的噩耗,当即给杨开慧的亲属写信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并寄款为杨开慧立碑。上刻:“毛母杨开慧墓。男岸英、岸青、岸龙刻。民国十九年冬立”等字。
    毛泽东对杨开慧的感情是极其深厚的,他对开慧的死怀有负疚之情。特别是当他得知杨开慧一直活到1930年才被何健所杀害的确切消息后,那天他没有吃晚饭,他失眠了,因为他深知开慧牺牲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由于她是毛泽东的夫人。
    毛泽东与杨开慧一起度过了最美好的时光。开慧至死眷恋着毛泽东,而毛泽东也终生思念这位夫人。1950年,毛泽东在见杨开慧的堂妹时说,“你霞姐是有小孩在身边英勇牺牲的。很难得!”之后,毛泽东打发自己的儿子回湖南为开慧扫墓。
    1957年2月,长沙第十中学语文教员李淑一女士给毛泽东写信,寄上她在1933年所写的一首怀念柳直荀的《菩萨蛮》词,并提出请毛泽东把杨开慧曾和她说过的一首诗书赠。
    5月11日,毛泽东在回信中说:“惠书收到。过于谦让了。我们是一辈的人,不是前辈后辈关系……大作读毕,感慨系之。开慧所述那一首不好,不要写了罢。有《游仙》一首为赠。这种游仙,作者自己不在内,别于古之游仙诗。但词里有之,如咏七夕之类。”
    这便是著名的《蝶恋花·答李淑一》: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骄杨”即是对杨开慧的赞美。痛惜夫人“骄杨”之情,毫不掩饰。 
    有一次,毛岸青和邵华求毛泽东将这首词写给他们作纪念。
    毛泽东走到桌前,一边慢慢地蘸着毛笔,一边凝神思索。良久,毛泽东才轻轻地铺开宣纸,缓缓用手抚平,悬起手腕,提笔书写。“我失杨花”,毛泽东提笔写下了前4个字。    
    “爸爸不是‘骄杨’吗?”孩子们以为爸爸笔下有误,忍不住提醒他。
    毛泽东停住了笔,思索了一下,孩子以为毛泽东要重写,赶紧递上一张空白的宣纸,可毛泽东并没有接纸,而是语气缓慢地说“称‘杨花’也很贴切”。
    接着,毛泽东,一气呵成,写完这首诗,双手拿起来郑重地交给了儿子和媳妇,孩子们接过来,轮流捧在手上观看。
    是啊,称“骄杨”,表达的是毛泽东对杨开慧的赞美。称“杨花”,流露的是毛泽东对杨开慧的爱心和怀念之情。
    在毛泽东心中,杨开慧始终是一朵娇美的花朵,永远开放在记忆深处。
    1962年11月,开慧的母亲去世。毛泽东在给开慧哥哥杨开智的信中提出:“葬仪,可以与杨开慧同志我的亲爱的夫人同穴。”
    “杨开慧同志我的亲爱的夫人”,出自一位69岁的老人之口,可想而知毛泽东对杨开慧的无限深情。开慧忠魂有知,也当含笑九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