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桑榆情 >作品 >散文 > 正文

藏在记忆里的油纸伞

作者:徐紫桐       日期:2013-05-29 10:39:25
    初夏的雨淅淅沥沥的,我坐在房檐下静静地听着雨的声音,看着街面上撑伞的行人们,想起了记忆里奶奶慈祥的面容,还有那把美丽的油纸伞。

  儿时的记忆里,是一座古香古韵的小城。弯弯的青石路沿着小河蜿蜒,奶奶家就在那个最深的小巷。黑色浓重的木大门,打开之后,会看到满院子的油纸伞,而在那油纸伞的里面一定会有奶奶专注的身影。

  奶奶特别喜欢做油纸伞,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做油纸伞上。奶奶的油纸伞在当地很出名,几天就有人来收购,每一把油纸伞奶奶都当成珍宝一样对待,还记得一次不小心碰坏了一把,奶奶心疼得边抚摸着伞,边对我说:“囡囡,伞会疼的。”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再也不轻易弄坏伞了。

  奶奶的油纸伞选用的是上好的成熟的楠竹,奶奶说只有这样的竹子才能做成好伞。奶奶的手很巧,一个圆圆的竹筒三两下就变成了一片片的竹篦子,既光滑又白净,奶奶打孔的工具很好玩,就像爸爸的二胡一样来回拉动,小时候我特别想玩,可是奶奶从不让我玩儿,不过却让我认真地看,我搬着小板凳坐在奶奶的对面,看奶奶打孔。每一个孔都会很均匀,现在想来,似乎每一个竹篦子奶奶都熟稔于心,奶奶说是熟能生巧。

  奶奶的毛笔字很漂亮,又画一手好画,常常在伞面上作画,有时候是山水画,更多的时候是清新淡雅的小巷人家,身边的每一个景物,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奶奶笔下的素材,而这样有生活气息的伞更让人觉得可爱。奶奶常说:“没有什么东西不美,只要你用善良的心去看,一切都是美丽的。”就这样奶奶给每一把伞赋予了灵性。

  最后的步骤是上桐油,熬好的桐油被奶奶小心均匀地覆盖在纸伞上,不一会儿就把伞面变成了亮亮的,奶奶说:“手上的力度要均匀,不能多也不能少,只有这样做出来的伞才能许久不坏。做人如做伞,精挑细琢,踏踏实实才能成就一把好伞,才能做一个好人。”然后奶奶会带着我一起阴干纸伞,等到收伞的时候,是奶奶笑得最灿烂的时候。

  如今奶奶已经故去,再也看不到那满院子的油纸伞,可是奶奶那执著朴实的精神,力求每一个步骤都完美的严谨态度却时刻铭记在我的心里,这就是我一生不变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