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桑榆情 >知识 >历史知识 > 正文

说“夏”

作者:徐强   据 杂文报    日期:2013-06-05 11:35:16
    说字:

    甲骨文的“夏”字,像一个手持斧钺、高大威猛的武士。金文的“夏”字,则是一个手足俱全的巨人形象。“夏”的本义,就是指身材魁梧、强壮健美之人。许慎《说文解字》云:“夏,中国之人也。”这里的“中国”,指中原地区,即黄河流域中下游,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在中原地区生活的人叫“夏”,因此,中华民族又称“华夏民族”。扬雄《方言》说:“自关而西,秦晋之间,凡物之壮大而爱伟之,谓之夏。”夏族是“大民族”,与之对应的则是“夷”。夷不是中国人,是外国人,属于少数民族,文明尚未开化,愚昧而野蛮。中国之人称为“夏”,颇有一点萨姆纳所说的“民族中心主义”的味道。在近代历史上,中国人吃过不少所谓“天朝上国”的苦头,所以要矢志改革,对外开放,谋求自由、民主、富强。“夏”字由于有壮大兴盛的意思,便被用来指称一年之中阳光最充足、植物最繁茂的季节——夏季。随着语言的发展,这一义项成为“夏”字的常用义,其本义反而被淡化了。

    说词:

    夏朝。一般认为,夏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标志着奴隶制国家的形成。夏朝最值得关注的事情,当属“家天下”政治体制的确立。传说中的尧、舜、禹时代,领导人实行“禅让制”,带有原始民主选举的色彩;禹临终前把王位传给儿子启.则彻底废除了这种朴素的民主选举制度,这对后世政治体制的构建,无疑产生了极坏的影响。在中国历史上,集“救星”与“灾星”两种角色于一身的掌权者并不鲜见,何以如此,值得深思。

    说诗:

    白居易《观刈麦》诗云:“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复有贫妇人,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遗穗,左臂悬敝筐。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田家输税尽,拾此充饥肠。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夏季天气炎热,农事繁忙,所幸小麦丰收,似乎可以给在酷暑中劳作的农民们带来些许欣慰,但是一个抱着孩子到田里捡麦穗的妇女,却无情地破灭了他们的希望:再怎么丰收,也不足以应付官府的重税;今天的割麦者,或许就是明天的拾麦者。身为朝廷命官的白居易,面对此情此景,大感汗颜,觉得自己白吃了太多的粮食。只是,在那个年代,像他这么体恤民情的官员为数不多。

    说典:

    《庄子·秋水》曰:“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成语“夏虫语冰”,典出于此。《水浒传》写梁山好汉智取生辰纲,挑酒卖给官兵喝的白日鼠白胜唱道:“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在这首歌谣中,农田里的灾情宛如冰块,摇扇的公子王孙则是夏天的虫子,他们永远不会对民间疾苦产生切肤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