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桑榆情 >作品 >小说 > 正文

蓝花 玉花 (四)

作者:bskjadmin       日期:2013-06-14 11:20:59

\

资料图



    三嫂就是我前面提到的我们队长的老婆。她这个人随和又热心肠。最大的特点伶牙俐齿,能说得和尚开斋,尼姑怀春。

三嫂来到我师傅的新房,对蓝花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将蓝花看的以为自己衣服扣错了扣,脸上粘了饭粒。正在发毛,三嫂上前一把将蓝花拉到眼前。“怪不得你哥夸你俊,夸得我都有点醋腥腥的。今儿个一见面,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井里蛤蟆,就看见一小片天。是河里的鱼,没进过海。原来我都不相信,电影里的人是真人装的,这回可信了!”

蓝花有些发愣。“我哥?”

三嫂说:“就是我男人,咱队的队长。你没见过他?”

蓝花说:“见过,见过。这么说你就是三嫂?”

三嫂说:“是啦,是啦。这儿的人都这么叫我。你这么叫就生分了,你叫我姐。”三嫂反客为主,拉蓝花进屋里,两人坐在床上,腿挨着腿,肩碰着肩。

三嫂说:“我当家的有两个好兄弟,一个是分场长,一个是机耕队的郝师傅——你认识他吧?”

蓝花说:“认识,我来这第一个见到的就是郝师傅,他真是个大好人。”接着又说:“这儿的人都这么好。”

三嫂将蓝花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腿上。“真是缘分哪,妹子。你说这地方好,你就留下别走了,免得我惦记。”

蓝花说:“我真相中这个地方了。还想求队长帮忙呢。”

三嫂说:“这儿的情况你都看在眼里了。你们老家人挨饿,我们这天天白面馒头。你们那牛拉犁人点种,我们这里是用拖拉机种地。你们那住的是草房,我们这是砖房。你们那挣的是工分,我们这儿挣的是工资。你要是真想留下来,就是我当家的一句话的事。你苦了小半辈子,也该享点福了,我给你当个媒人,就嫁给郝师傅吧。郝师傅那边,我说了算。”

蓝花低头不语。

三嫂又说:“他就是岁数大了一点,男大八日子发,他人好,知冷知热,咱姐妹我不是当面贬斥你,你是二婚,又带个孩子。这姻缘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蓝花抬起头,犹豫着,终于说:“这事我可不敢高攀,当着姐姐的面我也说说掏心的话,这些天机耕队的小伙子就调着法的往这上扯,我看得出来。郝师傅对我的情义,我心里也是一碗水看的透,我一辈子记着他的好处,可是嫁人这事,我不好答应啦,我的心已经许给食堂那个眼镜了。就是给机耕队送饭的那个眼镜。”

未等蓝花说完,三嫂便啧啧连声,打断了蓝花的话:“我的好妹子,你可别再往下说了,你还不知道劳改农场是啥样的,我说给你听听,三多两少,你自己掂掂。郝师傅是工人阶级,全场有两个省劳模,一个是大场长,再一个就是他,干部都得高看他一眼呢。眼镜他们这些人,是出了监的犯人,是二劳改,都不是善良之辈。顶头碰上了,都得想法绕开走。郝师傅大高个浓眉大眼,要不,大首长怎么能选他当警卫,那眼镜象个武大郎,走路和滚着差不多,把眼镜摘下来,就是个瞎子。郝师傅每月工资52.8元,我男人才开46元,眼镜每月才开28元。你答应了眼镜你图个啥?”

蓝花说:“姐,你说的都是真话,句句是为我好,眼镜和郝师傅可没法比,可是嫁人这事是没法论斤论两的。姐,我是结过婚的人,我知道啥样的男人是我要找的。在一个屋里的两个人,哈出的气得相互暖着才行,一个太热,一个太冷就不行。两个人得站得一般高,才能嘴对嘴地说话,一个站在炕上,一个站在地上,便没法靠在一起去。眼镜是在我走投无路时,拉住我的。他是个苦人儿,他过去没做过万恶不赦的事,他也在为农场建设出力。他也是个本分的好人,他在食堂打更,食堂大木槽子里的馒头是没数的,可他不动一个,他用自己的粮票买馒头给我们娘俩吃,他自己却买一碗菜汤喝,他把我们看的很重,夜里我们娘俩睡在屋里的炕上,他像站岗似的守着我们,困极了,才进食堂躺在长凳上睡一会。姐,当你说,我不怕丢人,我其实哪夜也没睡实成。我想用女人的办法来报答他,想叫这个苦人儿欢腾一下,我把衣服都脱了,等他。姐,你别笑话我,我一个小女人,我想不出别的办法来。他在门外来回地走,就是不进屋。我明白了,他不是那种变着法儿要占女人便宜的人,那种人占了便宜后就容易翻脸,他是想给我一个暖暖和和的家。我那孩子不记得爹是啥样的,打不懂事就吃不饱,受欺负,没笑过。她和眼镜天生有缘,孩子一骑到他背上,就咯咯地笑个不停。孩子一乐,我这心就像开了一扇门。我知道孩子不光需要吃饱,她比我还需要他,他能给她带来快乐,对我来说,孩子的选择更重要。

“那天晚上来了一个和眼镜一样的二劳改,他们是朋友,他俩就着花生来喝酒,那人一进屋,我就觉得他那眼神不对劲,像是在往我的衣服里面看。果然喝到一定份上,他拿出20斤全国粮票,摔到桌上,向我这边点点头,对眼镜说,叫她跟我玩一宿。眼镜说咱们出去说话,他们就出去了,刚一出门,眼镜一头向那家伙撞去,将那个像驴一样壮的人撞躺在地上。他们就打起来,眼镜打不过他,可眼镜被打倒了爬起来,又扑上去,他一脸拼死的样子,叫那家伙胆发颤了,跑了。眼镜用他干瘦的 身体保护了我。他是个男人。你问我图希个啥,我图的就是能过个有男有女的舒心日子。

“郝师傅在我眼里,是个令人尊敬的大哥哥。我在他面前不能像在眼镜跟前一样有话拿过来就说,在郝师傅面前,我说话得寻思着说。我好象随时准备着回答他的盘问。两口子过日子就像揉在一起的两个面团,颜色不一样,怎能往一块揉呢。我现在跟姐要说的话,只剩一句了:求姐姐成全我和眼镜。”

三嫂听了蓝花一席话后,叹了口气说:“你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说什么。看起来姻缘真不是靠胳膊粗力气大强扭硬拽的事。只可惜郝师傅了。”

蓝花说:“我们小人物只能说小人物的话,郝师傅的品德,我记他一辈子了,他会有好对象的。”

三嫂回到家,把蓝花的事当队长讲了。并叫队长帮忙成全蓝花和眼镜。可是队长有队长的想法。他觉得这事郝师傅要是事先和他说了,费不了这么多的周折,现在既然蓝花卷了三嫂的面子,就等于卷了队长的面子,有损他的威信。他只跟三嫂说了一句话:我还不信小胳膊能拧过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