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桑榆情 >作品 >小说 > 正文

蓝花 玉花 (六)

作者:谢中飞       日期:2013-06-14 11:28:50
 
\

资料图

师傅说,他们来到讷谟尔河边时,天已经放亮了,他把胶轮车熄了火,看不见太阳,但对岸山上的树,都已在亮白的之中,枝杈分明。眼前一河的水泛着黄绿色,幽幽地流过来,河上浮着些干枝碎草,打着旋儿向下游漂去,偶尔还有冰排漂过。河水撞击两边立陡的岸,岸边的松土便成片地剥落。哗啦啦地掉进河里。没有一点风。两旁的树和草都静静的站着,像在图画里一样。
蓝花坐在船上便有些发抖。她说没坐过船。好像天和地都在转,水在头上流。我师傅受过严格的训练,划船游泳都会。师傅对蓝花说,你把眼睛闭上,两手把船帮抓紧。
师傅把缆绳解开,跳到船上,船有些转,忙用浆摆正,船便顺水往下跑。师傅用力摆一侧的浆,船便斜着向河心划去,蓝花睁眼看一下,见水离船帮最上面只有一扎高,水动船不动,吓得啊了一声,两手便按到了船帮的一侧,船忽悠了一下,师傅说你坐正了,快闭眼。蓝花闭了眼也觉得天旋地转。不停地抖。师傅见上面漂过一段倒木来,便用力划几下,想躲过倒木,可是船到河心向岸边划比向河心划慢得多,倒木眼看就要撞到船上,已经来不及躲了,师傅便用浆去支倒木,倒木冲劲太大,他手中的浆在倒木上滑了一下,倒木便撞到了船的后部。船便翻了。
后面的事师傅都说不明白了,我就更说不清楚了。师傅只能记得他拉住了蓝花,蓝花也死死地拉住他。他还记得他抓住了岸上贴水面斜生的一棵树的树枝,爬上了岸,后来又跳下去找蓝花。
中午十分,下游16队的一个农工在讷谟尔河的一个转弯处的沙滩边发现了一具女尸,便报告生产队,队部又报告场部,场部用电话向上游各队。我们队长开个胶轮拖拉机的车头,赶到16队,认出了那正是蓝花,她手里还攥着我师傅的一只鞋,她不难看,肚子不涨,脸也不脏。当时队长就号啕大哭,他当然不是哭蓝花,他以为我师傅也淹死了。他往队里打电话,命令所有在家的成年男子,停下一切工作,打夜班的也起来,叫生产队用台拖拉机把人送到河边,沿岸排查。天快黑时,找到了我师傅岸边一棵被水涮得露出根来的树救了我师傅,他自己也说不清是如何抓住树根爬上去的,发现他时。他被卡在树与岸之间,腿还在水里。他还活着,身上只穿件裤头,身上脸上多处划痕。
三天后,师傅从场部医院回到生产队,众人都去慰问。他却紧拉住蓝花的小女孩不松手。队长说:“当时你要是硬要了她,她敢说个不字,女人就是这样,她舒服了就会死心踏地地跟了你。”师傅说:“你尽说些混话,我娶了她的人娶不了她的心。”
没几天眼镜又被调回来,队长说他打更负责送饭不偷嘴。
眼镜从山里回来他找到师傅,说他要孩子,师傅说,你叫她当二劳改的子女呀,不是害了她吗,我条件比你好,这孩子留在我这吧。
师傅是在机耕队宿舍里和眼镜说这话的,当时一屋子的人。眼镜听了,便不再说话了。他突然爬在地上,大家以为他是感谢师傅,要给师傅磕头。谁也没料到,他一爬下,小女孩便挣开师傅的手,抱住眼镜的脖子便骑了上去。眼镜便在屋里转着圈爬,小女孩咯咯地笑,用手拍着他的屁股,喊着驾驾!她手短,有时竟拍到自己屁股上。满屋子的人,没一个能笑出声来。
转了几圈,眼镜停下,轻轻地将孩子放下,他自己也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师傅因私自开车出了事故,受到了处分,被记了过,队长也被通报批评。
师傅还照样开车,他把女孩寄在三嫂家。
眼镜照常往地里送饭,照常在天地间大声呼喊。两人见面谁也不提孩子的事。
师傅给小女孩起了好听的名字:蓝花俏。几年后,蓝花俏背着书包上学,路上见一个戴有层层圈的眼镜的人,挑着个饭挑子,总瞅她,她好生气,说:“你这个二劳改,老瞅我干啥!”
眼镜笑了。那以后蓝花俏再也没见过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