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桑榆情 >知识 >轶闻掌故 > 正文

何易于挺身为民

作者:邓忠强   据 中老年时报    日期:2013-08-15 16:38:07

    唐文宗(李昂)太和年间,何易于任益昌县令,刚正不阿,勤政爱民。益昌位于嘉陵江南岸,属利州所辖(今四川广元市南),县城离利州治所40里。

    何易于在益昌为政三年,政绩多可称道,其中还有“火焚诏书牌”之举,更是深得民心。这件事是由加收茶税引起的,原来,当地农民除了种田,多数还在附近山上种些茶树,“利私自入”,用收了茶叶赚得的钱来贴补家用。照说,这完全是“民自利”的事情,政府应该鼓励,可是盐铁官竟要向益昌人加收茶税,皇帝也为此下了诏书牌,严令当地官员不得为百姓隐瞒税款。这对贫苦农民无异于雪上加霜,多如牛毛的苛捐杂税压得百姓喘不过气来。

    诏书牌下到县里,何易于看到后说:“本县农民早已不堪重负,不缴茶税尚且难以活命,更不要说征收这么重的茶税了,这不是‘厚其赋以毒民’,用加重赋税来祸害百姓吗?”随即果断地命令下属,将诏书牌上的文字铲掉,不必向民众宣布,也不用执行。差役们一时不知所措,不敢不办,又不敢办,他们争辩说:“诏书牌上明明写着‘官员不准为百姓隐瞒’现在铲去诏书牌,比隐瞒的罪名更重。我等不过丢一条小命,大人难道就不怕被流放到海角天涯?”何易于说:“我怎能因爱惜自己的性命,让百姓受罪?好吧,此事由我一人承担,绝不连累你们……”说完,“即自纵火焚之”,点燃一把火,亲手烧掉了诏书牌。

    处于皇权专制时代,何易于火烧诏书牌,干出这等惊世骇俗的事.该承担多大的风险,真是难以想象。后来,州里的观察使知道了这事,“以易于挺身为民,卒不加劾”,认为他虽然违抗了朝廷诏令,但为的是维护百姓利益,觉得情有可原,罪有可恕,也就始终没有把这事上报而弹劾他。

    然而,这个有口皆碑的县令,在朝廷的官吏考评中仅定为“中上”,未得升迁,他在益昌任满之后改任罗江县令,做的仍是一个芝麻官。何易于不计个人荣辱,仍像治理益昌那样,为百姓排忧解难,深受百姓爱戴。这也看出当时吏治的混乱腐败,更显出何易于挺身为民的精神是多么难能可贵!这就无怪乎欧阳修要在《新唐书》中褒扬他的政绩功德,为之立传扬名了。这正是: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一个好官良吏,历史又怎能忘却呢?